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生活故事 > 世态故事 >

小洞掏出大螃蟹

故事汇 时间:2013-11-17 作者: 宾炜
快到过年的时候,农村人的嘴边就经常挂着一句话:“今年不算算明年”。意思说一年都快过完了,就剩下这么几天,是赚是赔,是好是孬,大局已定,啥也别想了,就赶快办年货过年吧。再偏再穷的地方,那几日的集市也照样热闹非凡,不用说,这会儿最忙的就是开店做生意的了。
  阿边是个大学生,几年没回家了,今年放寒假回家过年,刚好赶上集日。二姐一见,仿佛看到救命稻草一般,没等阿边把行李放好,就一把扯去店里帮忙卖货。二姐家开了一个百货店,由于这店是把以前供销社的老百货店盘下来的,所以店里的货在小镇上算是比较齐全的,小到针头线脑,大到被子、床单,啥都有。来赶集的顾客把店子挤得水泄不通,二姐把娘家婆家两头的亲戚全叫了来,仍感人手不足。
  阿边在学校学的正好是营销,也乐得找个实习的机会。他被二姐分配在一个卖小件商品的柜台,刚往柜台后一站,手脚立刻就像上足了发条的钟表似的,片刻也闲不下来了。忽然,他发现柜台前挤进来一个七八十岁的老阿婆,脸上全是绉,嘴巴也干瘪瘪,一直喃喃自语地说着什么。可她声音太小了,阿边又忙得不可开交,没听清她说什么。阿婆人小力气小,被别人挤得东倒西歪。
  好不容易稍微空闲一点,阿边忙问她:“阿婆,你买什么?”
  阿婆脸上一喜,努力把声音说得大一点:“我买一盒针,还有两只线。”
  阿边大声说:“你等等,我找找看。”低下脑袋四处找了起来,可他把柜台找了个遍,也没看见有针和线。他只得伸长脖子问二姐,针和线摆在哪?
  二姐正忙得团团转,阿边喊了好几回,她才听见了,从一堆脑袋里钻出来喊道:“针线呀?没有!”
  阿边一听,只好抱歉地对阿婆说:“真是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了。”
  阿婆听罢,失望地哦了一声,掉头挤了出去。
  这天一直忙到开灯,才送走店里最后一位顾客。阿边算了算,自己一天居然也卖了一千多块钱的货,虽然站得腰酸脚痛,心里却美滋滋的。
  乡下三天一集。过了三天又到集日了,二姐一大早就把他从床上叫起来,命令他立刻赶到店里。阿边赶去一看,呵,店里已经挤满人了。他二话没说,把袖子一挽就投入到了角色当中。
  忙着忙着,阿边一次给顾客拿袜子时,在柜台最底那一层的角落里发现了几盒针和一堆线。阿边眼睛一亮,这不是针线么?二姐怎么忘了?
  晚上,大家终于可以坐下吃饭了。阿边想起针线的事,就挺遗憾地对二姐说:“上次怎么找也找不见,要不,就可以多做一单生意了。”
  他满以为二姐会夸他呢,没想到,二姐一听扑哧一笑,把碗一放说道:“上次我忘了跟你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店里还有针线啊?放在哪,剩多少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可现在不能卖。”
  阿边怔住了,直瞪瞪地望着二姐:“为什么?”
  二姐板起脸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卖别的都卖不过来,哪能顾得上这些一块、几毛钱的小买卖?那些针线是我故意藏起来的。”
  阿边恍然大悟,怪不得,家里人都说二姐会做生意呢!可他转念一想,这不是骗人么?那个老阿婆这么大的年纪,一个人跑来买东西,不容易啊,说不定要走半天才来到镇上呢。想到那位阿婆失望的神情,阿边心里总有种隐隐不安的感觉。
  二姐不知道他在想啥,还在谆谆教导阿边:“别看你是大学生,做生意你还得跟我学。像你上次为了那几毛钱的针线,耽误了多少时间?以后呀,有人问你要这些小东西,你不用找,也不用问我,就说没有行了!”
  阿边随便点了几下头,可心里却不太同意二姐的做法。
  又过三天,已经到了腊月二十七,再过三天就到年了。这是今年最后一个集日,快到中午的时候,阿边的柜台前挤进来一个老阿婆,阿边一看,就是前两个集日那位买针线的阿婆。
  阿边没等她问,把嘴巴凑过去问:“阿婆,你买针线吗?”
  阿婆直点头:“是,是……老板呐,我找遍了街上的店,都没有卖,我想你这个店是最大的,应该会有吧?老板,你再找找,看看还有没有卖剩的?”
  阿边一听,心中更是十分内疚,没想到自己把阿婆害得跑了这么多冤枉路。不用说,街上每间店的老板都和二姐一样有生意人的头脑,临近春节的时候,就把针头线脑藏起来不卖了。
  他抬头在店里一扫,看见二姐正忙得不亦乐乎,根本就顾不上向他这里看上一眼。阿边冲阿婆说了句:“你等一下!”
  弯下腰,把藏在柜台底下的针线飞快地拿出来,拿了个小包装袋,一边注意着二姐的动静,一边迅速往里面塞了两只线和一盒针,做贼一样塞到阿婆手里:“阿婆拿好,快回家吧。”他意思这几毛钱的东西就不收钱了。为啥?他怕阿婆掏钱数钱的,又要费好多功夫。
  阿婆却没有拿,拍拍袋子说道:“有就好了,先放在这,你现在忙,我明天再来买。”说完,径直转身走了。
  阿边愣了愣,忙又把针线塞回到柜台底下,心里又纳闷又担心:你不用给钱,直接把东西拿走也行啊,偏要等明天再来。让二姐知道了,少不得又给我讲一番生意经。
  第二天是腊月二十八,虽然不是集日,可来买东西的人也很多。其它来帮忙的亲戚都回去忙自己的了,就阿边闲着,二姐又叫他来帮忙。
  阿边刚到了一会,就看见昨天那位阿婆进来了。他心里一紧,知道她是来买针线的,可店里这会儿人不多,二姐也不忙,肯定要给她知道了。
  没等他回过神,二姐已经冲着阿婆问道:“这位阿婆买什么呀?”
  阿婆看了看她说:“买点针线。”“没有。”二姐想都不想。
  阿婆看样子愣了一下,接着在店里搜索起来,看到阿边,高兴了:“这位后生说有的啊,昨天我还看见了。”
  阿边的脸顿时红了,有些不知所措。二姐生气地瞪他一眼,说:“他说有,你叫他卖吧!”
  阿婆颤巍巍地走过来:“老板呀,昨天我让你留在这的,你不会又卖了吧?”
  事到如今,阿边只好硬着头皮把针线拿出来,可他又不知道卖多少钱,无奈问二姐:“一盒针和两只线,多少钱?”
  二姐还没回话,阿婆忙抢着说:“别急,别急,我还要买其它的,等会一块算吧。”说着,抖抖索索从怀里摸出一张纸递过来。
  阿边一看,上面写着长长一列清单,有蚊帐、被单、枕头,还有脸盘、镜子、梳子什么的。
  二姐过来一看,脸上顿时笑成了一朵花:“阿婆,您要办嫁妆啊?”
  “是呀,是呀!”阿婆眉开眼笑,“我孙女要出嫁了,年初二的日子,他爹妈都不在,我这个当阿婆的只好给她操办了。我叫人写了这张单子,听人说什么都好买,就这一盒针和两只线恐怕没有卖,我想,这怎么行?姑娘家出嫁没有针线让人笑话啊,镇上没有卖,我也得到城里去买……”
  二姐没等她把话说完,飞快地搬来一张椅子,把她扶上去坐下,满脸笑容地说:“阿婆,您先坐着,我这就给你拿,价格一定给你算优惠!”
  没多大功夫,二姐就把阿婆要买的东西全办好了,结账一算,三千多块呢。阿婆交了钱,东西也由村里叫来帮忙的人拉回去了。二姐亲自扶着阿婆送出门口,一转身,笑嘻嘻地冲阿边一竖大姆指:“小洞掏出大螃蟹,差点就失了一单大生意。看来,这生意经还是你大学生高明!”
  阿边脸上却笑不出来:“二姐,我不高明,以诚待人才是高人呢。”
上一篇:石头看瓜
下一篇:我是“小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