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生活故事 > 世态故事 >

姥爷的婚事

故事汇 时间:2013-06-11 作者: 佚名

   一九四九年整个上半年姥爷过的就不顺当。先是被父母骗回胶东老家,和他并不爱的姥姥结婚稀里糊涂做了新郎。接着昼夜兼程赶回自己部队,部队连军留守处都进了南京城了。好不容易渡江找到自己的部队赶上上海战役,聂凤智军长却又亲自找他谈话,命令他立即脱下军装……
  但这还不算完。脱掉军装的姥爷冒险冲过敌人的重重封锁进入上海之后,在外滩,又被上海流氓玩了个“空手套白狼”,一大箱行李被抢走了。站在解放前夕兵荒马乱的上海外滩,厄运不断的姥爷行孤影单,身心茫然。
  无奈之下,姥爷只好厚起脸皮,狼狈不堪地去霞飞路,见那个自己今生最尴尬见的人。
  霞飞路上的成公馆主人是山东掖县籍大富商成润生。当年,成润生孤身一人闯荡上海滩,靠贩运木材发家,打拼出偌大天地。暴富之后在霞飞路上买了房子,从山东把妻儿老小接来上海。而自己依旧常年在胶东上海之间奔波,忙他的木材生意。听说胶东老家来人,已经数月坐卧不宁的成太太和女儿成珂匆匆迎了出来。风传解放军渡江之初,镇压了好多囤积居奇的木材商人。而成润生一生谨小慎微,该不会有事吧。
  成珂小姐一见姥爷,顿时脸色大变。她极力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冷冷瞪了姥爷一眼一句话也没说,便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再也不肯出来。
  原来姥爷与成珂小姐在青岛读书时曾是一对恋人。抗战爆发之初,姥爷为了不连累成珂小姐,瞒着她并抛下自己当化学家的理想,孤身一人悄悄北上参加了抗日队伍。可姥爷哪里知道,他的不辞而别对当年冲破家庭阻力与他相爱的成珂小姐伤害有多大。为了姥爷,成珂小姐甚至一度和家庭断绝关系,在青岛苦苦寻找了姥爷三年。大病一场之后来到上海,便发誓忘掉姥爷。没想到十年之后,负心的姥爷却又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成太太心地善良,虽说在上海居住了多年,却依旧保留了山东婆娘的质朴宽厚。对这个伤害了自己女儿的男子虽说也不无愤恨,可一听姥爷说起胶东老家已经实行了土改,像他这样的许多地主家庭子弟也被强制劳动甚至扫地出门,成太太又可怜起姥爷的命运。就安排他在成公馆暂且住下,看看上海的形势再作下一步的打算。
  成珂的哥哥成骏倒是对博学多才的姥爷颇有好感。特别是听说妹妹的这个初恋情人当年学的是化学,就和他更加亲热。再加上姥爷此行目的就是为了向人家成大小姐负荆而处处举止谦恭,很快便赢得了成公馆上下包括仆人们的喜爱。而成太太看着女儿成珂原本苍白的脸庞日益红润并且眉头也逐渐舒展,早就忘了当年对她们爱情的阻碍,私下甚至把姥爷当成浪子回头寻爱上门的姑爷了。
  姥爷和成珂之间十年的误会虽然很快解除,可两人的关系并没有继续往前发展。也许姥爷对成珂小姐的伤害太深,成小姐一时难以找回原来的温情。而姥爷因为满怀心事,对下一步该如何与成珂交往,更是茫然无措。
  解放军进攻上海的隆隆炮声日渐地近了,成公馆的主人成润生依旧毫无音讯。眼见上海滩被解放军围成一座孤岛,大上海的有钱人纷纷坐船往外跑,成家一家人也开始坐立不安。可偏偏这样时候,最应该承担家庭责任的成家长子成骏却天天不在家,对母亲和妹子不管不顾。偌大家业该是向美国还是香港转移,更是不闻不问。成太太无奈,只得让客居的姥爷出去打探情况,自己则亲自着手变卖产业,随时准备离开上海。
  有一天,成骏突然回家,对里里外外忙碌的姥爷说:汤恩伯那个笨蛋为了守上海,大量收购自家亲戚的木材发战争财。如果老爸现在还在,我们家就发了!
  姥爷那时候差一点就对成骏说出藏在心底的话,可话到嘴边,终于还是忍住了。
  “如果解放军打进上海,你有何打算?”成骏突然问姥爷道。
  姥爷犹豫了一下说:“当然最好去美国,完成我的化学学业。实在不行,就先去香港或者台湾……”
  成骏冷笑一声:“你两手空空,凭什么去美国?就是去香港去台湾,你又靠什么立足?我知道你这时候来上海,就是想打我妹妹主意。可你总不能光动嘴皮子耍光棍啊!”
  成骏说话丝毫不顾及姥爷感受,姥爷顿时变了脸色。成骏见姥爷生气,又故作亲热地拍拍姥爷肩膀,“现在有个好机会摆在你的面前,就看你有没有能耐干了。只要你帮我这个忙,你和我家小妹的事,包在我身上!”说罢,便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两张纸递给姥爷。
  姥爷瞟了一眼两张纸上那些熟悉的化学符号和方程式心跳忽然加速。可脸上不动声色,甚至还装作禁不住诱惑样子疑惑地问:“这上面的东西我都能提炼。只是这兵荒马乱时候,谁还有心思买这些东西?”
  成骏神秘一笑:“这你就不用管,你只管照单操作就是,反正人家开的价很高……”
  接下来几天,姥爷便躲到成公馆一间不起眼的屋里,没日没夜地忙活。成骏不懂化学,只能按姥爷开出的单子出去采买物品,并把姥爷提炼出的毒品给买主运去。两人也许赚钱赚疯了,全然不顾公馆外面已经是枪林弹雨的世界。直到有一天清晨一开门见到满大街睡的解放军,这才算断了财路息了赚钱的念头。
  虽然不能赚钱了,成骏还是没日没夜地出去。因为有大批的产业没有转移,成家母女对是否离开上海还是心存犹豫,何况成太太始终不能相信丈夫会被解放军镇压。姥爷便当起成公馆的半个家,陪着成家母女得过且过。
  成骏长时间不见了踪影,好像偌大家业已经全然与他无关。到后来成家母女甚至怀疑,成骏是否已抛下她们母女自己跑到香港或者美国去了。
  直到有一天“军管会”的人突然来到成公馆搜查,成家母女这才知道,成骏早在解放军进攻上海之前,就加入了国民党类似“蓝衣社”的外围组织。他是在刺杀“军管会”领导时因为手枪卡壳暴露自己,从而被擒获的。
  “军管会”搜走了成骏和姥爷制作化学毒品的工具,却并没有带走姥爷和成家母女。山东掖县成家在上海滩毕竟还有一定影响,何况成家母女对这件事毫不知情。但“军管会”的一名干部说,成骏始终不交代问题。为了整个大上海的安全,建议她们出面劝劝成骏。无论如何,大上海已经解放了,任何人也不该再给这个国际大都市制造混乱。
  可成家母女面对成骏那冷漠的眼神,同样束手无策。这时,姥爷便站出来了。
  “姥爷”对“军管会”的干部说:“我有办法让成骏开口。”心急如焚的“军管会”干部将信将疑地答应让姥爷试试。
  于是,姥爷当着“军管会”干部的面对成骏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你让我提炼的不是供人吸食的毒品……”
  见成骏面露不信之色,姥爷突然又转移话题:“你可知道,你的手枪为什么会卡壳?那是因为,我把你的擦枪油换成了一种缓性的强腐蚀剂!”
  姥爷这样一说,不但成骏,连“军管会”的人都大吃一惊!那一天若不是成骏的手枪突然卡壳,一名“军管会”的重要领导就倒在了成骏枪下。
  成骏终于开口:“你也是被共产党扫地出门的人,为什么坏我的大事帮共产党?”
  姥爷平静地说:“因为我也是共产党。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十七军八十一师某团政治部主任。我来你们家,主要是为了用事实告诉你们,令尊是因为给我们渡江部队提供渡船和木材,被军统特务杀害的。他是对我们的渡江战役有大功的人,我们有责任保护他家人的安全。”
  成骏冷笑一声:“说得好听!你这个信口雌黄的小人,十年前骗了我妹妹,现在居然又来骗我们全家!你可别忘了,所有制造化学炸弹的东西,都是你这个共产党帮我提炼的!而那颗大炸弹,只有我知道藏在霞飞路的什么地方,什么时候爆炸!你们就等着听响吧!”
  大上海最繁华的霞飞路居然有化学炸弹,这还了得!“军管会”的干部战士们听了,都惊得站了起来。不料姥爷却毫不惊慌:“我可以把强腐蚀剂当擦枪油给你而不被你发现,当然也能制造出干冰(固体二氧化碳)来骗你。你那个所谓‘化学大炸弹’,不过是个大‘灭火弹’而已!”
  “军管会”的干部战士们纷纷长舒一口气。见成骏还心存幻想,姥爷便走到桌前拿起纸笔飞快写了几个化学符号:“你看,你那种毒品的分子式是这样的。而二氧化碳的分子式,却是这样……”
  见成骏彻底泄气,姥爷又转头对成太太和成珂说:“我之所以迟迟没有告诉你们真相,是因为我一到上海时候,伯父的一切遗物都被流氓抢去了。单凭伯父写给我们捐献船只木材的手札,恐怕不足以取信你们……”说着便把珍藏在内衣口袋里的一张纸拿出来,递给成太太。
  “军管会”根据成骏交代,成功破获了一个国民党特务组织之后,上海市陈毅市长亲自接见了姥爷及成氏母女。陈毅市长风趣地对成太太说:“成夫人,十年前的新姑爷都找上门了,我看,你就安心把你们成家的生意在大上海继续做下去吧!”见姥爷低头不语,又对姥爷语带双关地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统战工作做得不错么!我看你就不要再回部队,继续留在上海搞统战吧!”
  姥爷和我的亲姥姥离婚后,便和成珂小姐破镜重圆,结为夫妇,并一同被安排在潘汉年手下工作。但姥爷始终不习惯在地方工作,一直想回自己的部队。后来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将军组建防化部队,陈毅市长便亲自打电话给许世友:“许和尚,我给你推荐个人……”不料一说姥爷名字,许世友将军竟大叫:“那本来就是我的兵!什么时候被你陈老总挖去了?妈的我还以为那小子牺牲了呢……”
上一篇:走火
下一篇:暴风雨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