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生活故事 > 世态故事 >

背母亲

故事汇 时间:2014-05-07 作者: 陈纪刚

  钟家槽有两兄弟,哥哥钟胡亮,五十来岁;弟弟钟胡明,比哥哥小两岁。两兄弟为瞻养父母的事打架谩骂多年,最后走上了法庭。矛盾都是认为自己吃了亏,认为父母不公道,总是亏待了自己。哥弟二人各自都有一番道理,多年哥弟之间闹得鸡飞狗跳,没有一点弟兄情,常常伸长颈子、红着脸、鼓起眼、咬着牙,巴不得把对方吞进肚子里,那骂声就象骂外人乱骂:骂爹、骂娘、骂祖宗……两兄弟都这样骂,其实都在骂自己,因为他二人都是一父一母所生,都是一个祖宗的后代;两兄弟长期打得头破血流,今天哥哥吃了亏,多挨了弟弟几拳头,明天弟弟就吃亏了,被哥哥多踢了几脚。亲戚来劝解,村社干部来调解,都没有起到好的作用,甚至越闹越凶。屋前一块晒坝,中间修堵墙,各自晒粮食都不方便,太阳光都会被遮的时候,他们修堵墙似乎要把他们生活的天地永远隔开,各顶一块天,一生不相交。


  但有件事弟兄间还要得到商议,老父虽然病逝,还有年近八旬老母在世。瞻养老母是两弟兄义不容辞的责任。两弟兄意见总不一致,认为对方占了便宜,理应在瞻养上多负担;认为自己从前吃了亏,在瞻养上就要少负担。他两弟兄都是这个态度,苦了老母亲啊!老母亲有时一两天难得到饭吃,邻人看到可怜,施舍米饭。老母亲住着那古老的破烂屋里,寒冬里狂风吹,酷暑里烈日照,地上脏得象牛栏,那张烂床挂着几十年前的烂帐子,被子破破烂烂,到处可见露出的棉花。两兄弟都修了楼房,这楼房老母亲居住是享受不到的,她只能住那破烂的老房子。日子久了,邻人看不惯,亲戚也不服,两兄弟的事被母亲起诉到法庭,法庭受理,虽然有法律的保护,法官是不会天天守到这个家的,每次法庭调解后稍好了一段时间,老母亲又会是原样,饭都无人管,衣服脏了无人洗,身上长满了虱子。老母亲在那破烂屋里,是死是活,两弟兄及家人都很少去看。


  这天,院子里的张大伯、张大娘来到两兄弟家,向他们说:“你们母亲这几天都不见人了,到底在哪里去了,请你们找一找。”


  两弟兄听了不但不着急,不去寻找母亲,都来推责任。


  这钟氏兄弟的母亲到底去了哪里?是熬不了这苦日子去寻了短见?还是在人间蒸发了?


  其实钟母被她另一个儿子背走了。钟老太共生育三个儿子,除了面前这两个儿子,还有个幺儿子,因那年月生活困难,将幺儿子抱给了一对不育夫妇。幺儿子离开钟老太也是六、七岁的孩子了。幺儿子抱给了别人,取名肖星,那对夫妇很善良、诚恳,但只会干农活,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居住条件也差,不通公路,赶场都要走三十多里路。养子肖星也忠厚老实,所以没有合适的姑娘与他结为伴侣。时间一恍,他已年近四十。养父母老了,离开了人间,肖星披麻戴孝把二老送上了山。这肖星幼小离开生父、生母他都知道一点世事了。他知道自己姓钟,所以他每年都要来看望自己的亲生父母,他不计较父母没有把他养大,常把爹娘叫喊得很亲切,他就像个被嫁出去的女儿。近年来,他看到母亲被两个哥哥推责任,使母亲生活在艰难中,他也多次劝解都无效。他有时送来吃的给母亲,匆忙地离开,因为他是被“嫁”出去的儿子。不久前,肖星的养母去世后,孤独的肖星看到自己的生母如此落难,知道两个哥哥心肠如铁石,他决定瞻养老母,让母亲过上幸福生活。他想起母亲就泪如雨下,想起自己身上流着母亲的血,自己这一身肉都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乘着月光,他来到母亲面前说:“妈,幺儿来接你到我家去,幺儿侍候你,你再不会为生活忧愁了。”娘听了很高兴,让幺儿子背着走了。


  肖星把母亲背回家,烧温水给母亲冼澡,把那陈旧脏烂的衣服甩掉了,换上新衣服。娘要吃柔软米饭,他总是将就母亲;娘想吃鱼,他到寒冷的河沟里设法捕捉。中午太阳大,他要将母亲背到外面晒太阳取暖。


  这天,居住的附近山上被列为旅游景区,开张场面热烈,四方游客汇聚,肖星背着母亲去看热闹。他背老母亲的行为感动了成千上万的人。电视台的记者也拍摄了儿背母游风景区的行为,他被这家电视台亲情栏专访播出。


  肖星的行为,惊动了、感动了很多的人:惊动了他两个哥哥,两个哥哥在电视上看到母亲和弟弟的场面,都低下了头,要说吃亏,小弟弟吃亏最大,父母没有把他抚养成人,但小弟弟一点也不计较,自觉瞻养母亲。而自己总是认为吃了亏,弟兄间斤斤计较,使白发老母亲受苦,自己的行为会受到世人的谩骂,无脸再见人的。通过深思后,决定去把母亲领回来。这钟氏二兄弟一前一后来到肖星家,跪在母亲面前,认识到以前的错误。他们要把母亲接回家,母亲不愿意走,她就要幺儿子侍候。钟氏两兄弟万般无奈,就要强行接走母亲,谁知母亲象小孩又哭又闹,在场十多人只好吼住了钟氏兄弟;惊动了当地政府,钟氏两兄弟的不孝,镇、村干部早有所闻,幺儿子的孝道,当地的领导大小会议也表扬肖星,民政也给肖星解决了扶贫款,政府也用专项资金补助把肖星破房屋改建成了楼房;惊动了这位女人,这位三十六岁,死去丈夫的女人,肖星的孝道让她感动得流泪,她看到了肖星慈善、诚实、勤劳,所以肖星在她眼里是高尚的人,是她可爱的人。通过媒人撮合,肖星有了妻子,第二年这妻子给肖星生了个胖崽女;惊动了附近几个村,从此在这里到处可看见:儿子背着老父、老母,去赶场、去走亲戚、去风景区玩耍……这里再没有为瞻养父母发生纠纷的事情了。这钟氏兄弟各自认识到自己以前的错误,晒坝上的堵墙拆了。再不谈论以前吃亏的事,两兄弟都说只有这世弟兄缘份,人是没有二世的。


  两兄弟多次来到肖星弟弟家,带上礼品,央求母亲,他们也要把母亲背着外出去看新鲜事物,去吸收新鲜空气,最主要的是用行动悔改以前虐待母亲的错误,让世上的人们说他们已经改正了错误,他们也是孝子了;让他们自己的子女知道,等他们年岁大了,也愿子女们背着自己出去耍一耍。

 

上一篇:盗亦有道
下一篇: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