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生活故事 > 世态故事 >

扭曲的婚姻

故事汇 时间:2014-05-02 作者: 初绍庆

  江鑫跪在明丽面前,一把鼻子一把泪的说:“明丽,我真的很爱你呀,你就原谅我吧!”


  “我是不会再听你的花言巧语了,咱们好说好散,还是离婚吧!”明丽毫无表情的说。


  他们为什么会离婚,这话还要从头说起。


  三年前,明丽高中毕业后,参加高考,结果名落孙山,父母和她的男朋友戚鹏让再复习一年参加明年的高考,可是,明丽说什么也不答应,父母也拿她没有办法,只好依着她。


  她看到人们都到外地打工,挣了钱衣锦还乡,便产生了打工的念头。便和几个姐妹商量,一块来到了这个城市里,明丽在一家饭店打工。


  明丽长得漂亮,心地善良,又勤快,深得老板赏识,不到一年的功夫,就成了这个饭店的会计。


  有一天下午,饭店里来了一位年轻人,穿着讲究,外穿青色的新郎西服,内套白色的衬衣,红色的领带,看上去十分有精神,他要了几个菜,一瓶酒自斟自饮起来,从中午,一直到傍晚,职工们都下班了,那位年轻人把一瓶酒全部喝光了,才站起身想走。他来到柜台前,结了帐,转过身,刚想离开,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板上。


  明丽看到后,连忙从柜台里面走出来,把它搀扶着,来到门外叫了一辆出租车,把他扶在车上。


  “同志,到什么地方下车?”司机问。


  那位顾客听了,不停地掏着自己的上衣口袋,但是,他醉的太厉害了,掏了几下什么也没有掏出来,明丽来到车上,帮他掏出来一张名片,明丽一看,原来他名叫叫江鑫,是一家私人钢板厂的经理。


  明丽看到他醉的不省人事,恐怕在路上出意外,也跟着上了车。在出租车上,江鑫把头头靠在明丽的肩上,明丽看了看,轻轻的推了他几下,见他无动于衷,只好做罢。


  一会儿功夫。随着汽车的颠簸,江鑫把头一歪,“哇”的一声,把今天下午喝的酒吃的菜,一下子全吐了出来,正好吐在明丽的胸前。顿时,汽车里弥漫着一种难闻的气味。


  司机连忙把车玻璃摇下去,明丽掏出手绢,把江鑫的嘴和脸上擦拭干净,又把自己胸前的呕吐物擦了擦。


  经过呕吐,江鑫清醒了过来,看到自己那狼狈的样子,很难以为情。


  一直送到江鑫的家门口,明丽打车回到了住处,脱下自己的衣服,洗干净了,凉了起来。


  第二天下,刚下班,明丽接到一封短信,上面写着:“明丽,我请你吃顿饭,表示感谢,好吗?落款是江鑫。


  刚接触了一面,就要请吃饭,明丽直接拒绝了,没过两天,金鑫又直接打来电话,邀请明丽吃饭,说当面致谢,明丽再也不好意思拒绝,按时赴约。


  在玫瑰大酒店里,金鑫早已经报好了饭菜,看到明丽来了连忙站起来,他们落座后,金鑫笑着说:“明丽小姐,很不好意思,那天我出丑了,吐在了你的身上,今天一来我是向你道歉,二来表示感谢,我给你买了一身衣服,你看穿着合适不合适,如果你不喜欢,或者不合适,你自己到人民商场里去换或者退货。


  明丽拒绝,江鑫又让,明丽再拒绝,金鑫看明丽不收,说:“你如果不收下,我又没有女朋友,那我就当着你的面把它烧掉。”


  明丽看再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好收下。


  过了几天,金鑫又邀请明丽吃饭,这样三番五次,两个人熟悉起来。在吃饭的过程中,金鑫提出要和明丽建立恋爱关系,明丽一口拒绝:“不行,我早有男朋友了,咱们可以作为一般的朋友,不能作为恋人关系。”


  “你的男朋友是谁?你骗我吧?是我配不上你?”


  “不,是这麽回事。”明丽谈起了他和男朋友的事情。


  他的男朋友叫戚鹏,他们从初中到高中都是同学,又是非常要好的朋友,父亲靠做卖鱼生意,在农村还算得上是比较富裕的家庭。明丽考上高中后,需要上交四千多元的学杂费,当时来说,这四千多元,对一个贫穷的家庭来说,也算是个天文数字,明丽看到父母那为难的样子,便决定辍学在家,帮助父母干点儿零活,以补贴家用。


  戚鹏知道后和父亲商议,为明丽交上了学杂费,让明丽继续深造。


  就在明丽上高三的时候,明丽的父亲被车撞倒,那司机看了看四下无人,便逃之夭夭,直到现在也没有破案。


  当时明丽父亲被人送到医院后,哪有钱治疗,还是戚鹏和他父亲送来了五千元,经过及时的治疗,才没落下什么后遗症。明丽一家人对戚鹏一家,非常感激。


  就在明丽高中毕业前,经过介绍人介绍,两家订了亲,戚鹏对明丽像小妹妹那样呵护。


  高考结束后,戚鹏考上了大学,明丽却名落孙山,戚鹏让明丽再复习一年,继续高考,可明丽说什么也不同意,她要分担父母的家庭重担。


  戚鹏上学那天,明丽一直把她送到学校,临分手时明丽对戚鹏说:“戚鹏哥,你上了大学,我们两个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你还是另找一个女朋友吧,免得我耽误了你的前途。”


  戚鹏拉着明丽的手说:“明丽,你也知道,我今生今世就爱着你一个人,非你莫娶,你一定要等着我,我毕业后,咱们就结婚。”


  两个人含着眼泪,恋恋不舍得分了手。


  “哈哈哈哈……”江鑫听了明丽的叙述,哈哈大笑说,“明丽呀明丽,你可真傻的可爱,现在他是大学生,在他身边还不知有多少姑娘围着他,刚上学时,他虽然山盟海誓,时间长了,大家经常在一块,能不动心,你又不天天守在他的身边,将来毕业后,他一句话,把你甩了,受伤害的还是你。”


  “戚鹏哥可不是那种人!”明丽说。


  “环境造就人,这人随着环境的变化,也会变的,我劝你还是别等了,这四年的时间,谁能说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江鑫笑了笑说。


  “不许你这样说戚鹏哥,我了解,他是永远也不会变心的!”明丽生气的说。


  “好好,不说了,咱们做个普通朋友,我也很高兴,来咱们两个端一杯,一是我收回我说的话,二是我祝你们两个幸福。”说完,江鑫一饮而尽。明丽也一口气喝干了。然后和江鑫告别。


  这一天,明丽刚下班,走出饭店门口。江鑫的汽车便停在了的面前,江鑫打开车门说:“走,我请你吃饭。”


  明丽笑着说:“光让你请我吃饭,这怎么好意思么,还是算了吧!”


  江鑫笑着说:“闲着无事,边吃边聊,有个人说说话也不闷得慌。”


  明丽上了车,江鑫把车开到蓝月亮旅馆前停下来,两个人走了进去,江鑫报了菜,又要了一瓶红酒。


  明丽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时,看到江鑫已经把酒满上,两个人边喝边吃边聊。


  一枚红酒还没有喝完,明丽觉得上眼皮直打下眼皮,昏昏沉沉,她极力的睁大眼睛,可是,怎么也控制不不,一会儿便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江鑫轻声的叫了几声,确信明丽睡着了,他冷笑了一下,抱起明丽走进了早已经开好的房间里面。


  江鑫把明丽的衣服全部脱光,让她躺在床上,金鑫欣赏了一番,自言自语的说:“明丽呀明丽,早晚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然后迫不及待的趴上去,拼命的颤动起来。


  江鑫气喘吁吁的聪明里身上下来,又从书包里拿出照相机,从不同的角度,给明丽拍摄了十几张裸照。


  明丽半夜醒来,看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身边躺着赤身裸体的江鑫,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看了看江鑫,照着他的脸上就是几个耳光:“你这个畜生,你怎么做出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情,今后你还怎样教我做人。”


  江鑫跪在明丽面前,一把鼻子一把泪的说:“明丽,我太喜欢你了,看到你醉了,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你要打,你就打个够吧!”


  明丽穿上衣服,哭着跑了出去。


  第二天,明丽辞掉了饭店的工作,回老家去了,她发誓今生今世也不想看到江鑫。


  明丽回到家还不到两个月,他感到身子有些不舒服,到医院检查,结果她怀孕了。


  这可真是一个晴天霹雳,震得明丽晕头转向,不知所措。在农村,一个大姑娘,还没有结婚,就怀孕了,还不成为人们街头巷尾的话题,今后的路还很长,她怎样走下去。


  她回到家,躲进自己的卧室,不吃不喝,一连好几天,父母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干着急。


  明丽静下心来,想了很久,她决定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的男朋友戚鹏,可是,打过几次电话,都是不方便接听,后来,又成了空号。


  没有办法,她又去找到了金鑫,把怀孕的事情告诉了他,金鑫听了以后,哈哈大笑说:“好,好,我们有孩子了,我是真心爱你的,也是老天爷眷顾我们,我们马上结婚吧。”


  明丽再也没有别的办法,给戚鹏打电话,他又不接。明丽思前想后答应了金鑫的要求,很快办理的结婚手续。


  结婚几个月,明丽生下了一个小男孩,春节前,明丽抱着孩子回到了娘家,这一天。


  刚走出家门,就看到戚鹏朝着自己这边走来,他抬起头看到了明丽,立即转过身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戚鹏,你给我站住!”明丽高声大喊。


  戚鹏听到喊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慢慢的转过身来说:“是明丽呀,我祝福你们幸福!”

上一篇:杀手的任务
下一篇:谋私得提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