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生活故事 > 世态故事 >

学费

故事汇 时间:2014-04-29 作者: 烛光

  “妈,生活费什么时候寄给我啊?”


  “过几天就寄了,这几天的工钱还没得,再等几天好吗?”


  “好了好了,对了,这个暑假我不回家了,到时候学费打到我卡上就可以了。”


  “什么?你不打算回来了?”


  “是啊,不回去了,在学校还有点事,好了好了,不说了,有个电话打进来了,我要接电话先。”


  “那……”老妇人张开嘴巴刚吐出一个字,电话已经断了,老伴看在眼里不断叹气摇头。


  这种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习以为常了,他们的儿子在外地的一所大学读书,当年儿子考上大学全村都为此欢庆,他们那样的村出一个大学生实属不易。那年夏天,村长嘴里像是喝了蜜一样,见谁就说自己村培养出了一个高材生,还到村口挂起了艳丽的横幅。


  两老自然也是无比高兴的,老妇人今年已经六十有余了,老头子没多少年就80,晚年得子,而且儿子也为他们家争了口气,更是让他们感到无比的自豪。


  儿子上大学那年是老头子送的,老头子那天午饭都没吃一口一直忙着办理儿子的入学手续,下午终于办完一切手续,儿子拉着行李跟着一位学姐走了,老头子望着他们的背影渐渐消失,突然感到无限的不舍与失落。那晚,老头子仅吃了一碗素粉,接着乘坐火车返回,因为住宿要钱,吃饭也要钱,算下来实在不划算。


  这个暑假儿子不回来了,还是第一次。老妇人在琢磨着儿子为何不回来,老头子在一旁说:“你看你健忘了吧,刚才你还说儿子打电话说学校有事回不来了,你还在想这事做什么?”


  老妇人想想觉得也是,不过心里还是放不下心。虽然这事不用去想,但是儿子的生活费怎么办?学费又怎么办?家里面已经没多少钱了。


  儿子刚上大学的时候还是一个月寄一次钱的,可后来要钱越来越频繁,每次问都只是说食堂饭菜比以前贵了。老妇人不忍心让儿子吃苦,宁愿自己苦点,却不愿苦了儿子。


  老妇人这几天都在为儿子的学费着急,今天刚给老头子拿了一千块钱到银行打给儿子,这下他们只剩下不到500块钱的生活费了,而且下个月还要给儿子交学费,虽然儿子贷了一部分款,但还要交3000多的费用,这可怎么办呢?


  老头子身体已经远不如当年,不能做苦力活了,这几天他不断地叹气,感叹为什么上天不多给他几年青春,年轻的时候什么没做过,一个人能够做两个人的苦力活,那个时候和他一起工作的人无不对其敬佩。如今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每天看着老妇人早出晚归打零时工,有时候真是恨自己这身子骨不争气。老妇人对此并没有任何怨言,依旧每天回家捎上几两五花肉,这是给老头子补身体的,她从不肯先吃,老头子吃完了她才吃。


  那个傍晚异常闷热,老头子坐在屋檐下漫不经心地扇着扇子,他在等老妇人的归来,视线一刻也不曾离开过老妇人回来的方向,看着人来人往,他的内心是多么的焦虑不安。他等啊等啊,天快黑的时候老妇人终于回来了,那时路上的行人已经变得稀少,他们肯定都坐在家里快乐地吃着饭。


  等老妇人忙完一切已经快九点钟了,吃饭的时候老头子显得心神不定,完全没有吃饭的欲望,老妇人看出了他的不安,担心他哪里不舒服,老头子叹了口气,说:“老伴啊,你也知道儿子下个月要交学费了,靠你这一个人在外面真的为难你了,要不我跟你一起去?”


  老妇人突然变得紧张起来,说:“这可不行,你身体那么不好,我们的工作都是在太阳下暴晒的,你去不行。”


  老头子不断恳求老妇人让自己跟着去,老妇人还是那么果断地拒绝了他。最后老头子只能难过地咽着米饭,其实老妇人心里又何不难过?她的每一次拒绝心里都在滴血,可她千千万万是不能答应老头子的,她对老头子的健康再清楚不过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老妇人依旧是早出晚归,不过晚上回来得越来越晚了,他们的晚饭时间也变成了别人的夜宵时间。可老妇人身体里像是充满了无限的力量,不曾听见她的一声诉苦声。老头子也不再让老妇人答应他的恳求,可却不似从前,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很快就接近开学的日子了。


  老妇人从腰间解下一个袋子,那是她自己缝的,用来装每天挣来的钱,她不放心把钱放在家里,认为只有带在身上是最安全的。她是如此认真地数着每一张钞票,这是她最认真数的一次了,数到最后一张时她皱了下眉头,然后又重新数,结果还是一样,再重新数,如此反复了5次,结果还是一样。老头子在一旁焦急的问怎么了,老妇人眼睛变得通红,顿时泪如雨下,因为她每天那么辛苦的工作,最终还是差了一千多块钱,那么儿子的学费真的没有着落了。


  老头子在一旁叹气,对于他这把年纪已经不能出去做任何事情了,他唯一能做的恐怕就是在家不断叹息。他突然努力弯下身子,老妇人不明白他要做什么害怕他会扭到腰,赶紧扶了他一把,他把手伸向床底,原来他是要拿一个月饼盒出来,那个盒子是铁皮做的,上面的图案已经变得模糊不清,那是很多年以前留下的盒子,老头子一直喜欢用这个盒子装属于他自己的东西。


  他用颤抖的手把盖子慢慢打开,仿佛在开启一个装着财宝的宝盒,里面有一捆不知道是什么,外面用红色的菠萝绳捆了一圈又一圈,解开菠萝绳是一张报纸包着,然后再慢慢打开报纸。老妇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一捆钱,一张张红色的钞票是那么可爱啊。老头子小心翼翼地清点着,总共2000块。


  “老头子,你去哪里得那么多钱?”这些钱老妇人从未听老头子提起过。


  “你就不用管了,拿去给儿子交学费吧。”老头子把那一捆钱交到了老妇人手中。


  儿子接到了老妇人的电话,显得无比开心。


  “你怎么了?有必要那么开心吗?”旁边一个女孩不屑问道,她的手正牵着儿子的手。


  “宝贝,我妈寄钱来了啊,这下我们要好好大吃一顿了!”


  “那……我想想要吃什么先,哎呀,人家都想不出来啦!”


  “不着急,慢慢想,我的宝贝想吃什么咱们就吃什么。”


  老妇人挂了电话之后眼泪滴答滴答地落下来,看着老头子的肖像再一次跪在地上哭昏过去。


  原来那些钱是老头子瞒着老妇人出去赚的,一次搬货过程中老头子差点被货物压到,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老板看得心惊肉跳,但每次劝他不要做了,他总是苦苦哀求,不得不让其继续做下去。可最后惨剧还是发生了,就是他给那一捆钱给老妇人的第三天出事了,最后抢救无效。


  老妇人知道后当场哭得昏死过去,几次想去陪老头子,可想想儿子不得不放弃这个念头。为了让儿子能够专心学习,老妇人并没有把这一切告诉他,她打电话的时候是经过如此大努力进行伪装,可她哪里知道儿子此时并没有心思去揣测她的心情,因为他的手里牵着别人的手。

 

上一篇:捐款风波
下一篇:一座桥梁的大事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