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生活故事 > 世态故事 >

大泽顶恩怨

故事汇 时间:2014-06-23 作者: 别拒一哥

  【1】泼了县长一身粪水


  大泽顶这块大约有百亩的土地,因它高出周边土地近两米,又紧邻省道。不但风水好,交通还极其便利,令许多准备投资建厂的老板,趋之若鹜。


  这天,原任村长蔡大民,悠闲地来到大泽顶看麦苗时,忽然发现地头的公路上,停着许多辆高级轿车。而十几个气度不凡的男女,正站在麦田边,听负责全县招商引资工作的俞县长讲话。当他认出那个俞县长正是当年的俞乡长时,心说:坏了,他又要打这块地的主意了!


  十年前,时任王村村长的蔡大民,接到乡里的通知,说要在大泽顶那块地上建砖瓦厂,来填补乡里还没有村办企业的空白。蔡大民闻讯后,急吼吼地来到乡里,找到俞乡长,说那块地种花生、红薯贼高产,若制砖就怕含沙量高,不适宜。俞县长当时是充耳不闻,反说蔡大民思想僵化,并下令建砖窑……蔡大民一面据理力争,一面暗派村里的刁民毛头,带人去阻挠施工。乡里知情后,当即发文罢免了他的村长之职。砖是出窑了,可因为含沙比例太高,承压不达标而卖不出去。乡里就采用行政干预手段--摊派,如此,砖厂苟延残喘了五年,在乡长镀金回城后不久就关门大吉。砖厂倒闭后,蔡大民为了土地复耕,乡里县里市里逐级上访,成了上级有关部门“高度关注的上访户”。


  砖厂地复耕才几年啊?这俞县长念念不忘大泽顶。今天他来,不知招来啥项目?蔡大民拿出手机,打电话问现任村主任,村主任说是造纸厂,蔡大民立马就火冒三丈:“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这样的重污染企业也朝家里领?”蔡大民气呼呼地挂了电话,接着又打电话给毛头,让他赶快招大伙到大泽顶来搅局。毛头很干脆:“叔,你以为你还是村长啊?”蔡大民情急之下对毛头说:“你去通知大伙,凡是承包地在大泽顶的,现在,挑你自家的粪水,浇你自己地,我给工资。”


  “叔,一人五十块,要行,我就去叫人?”


  “你去叫人吧,愈快愈好。”挂了电话,蔡大民匆忙回家挑粪水。现在的老百姓无事不巴结领导干部,却喜欢跟钱套近乎。很快,蔡大民和毛头领着一群人,挑着粪水,晃晃悠悠地来到大泽顶。外商正为突然从村里杀出的,这队特殊装备的人马莫名其妙时,俞县长认出了人群中的蔡大民。他捂着鼻子问:“老蔡,你们这是……?”


  “俞乡长!哦不对,是俞县长!我们是给麦子施拔节肥呢!俞县长你放心,俺虽然是个农民,可俺知道环境保护是百年大计,利国利民利子孙,所以,咱施的全是农家有机肥,无公害,绝对不会对环境造成重大污染的。”他故意把最后几个字的字音,拉的特别长。


  蔡大民边说边操起粪瓢,舀一瓢粪水,均匀地洒向麦苗。此时,突然一阵风刮来,不偏不倚正好把粪水吹落到俞县长那名牌西装以及光洁锃亮的皮鞋上,弄得俞县长的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末了,俞县长什么话也没有说,和外商一起狼狈不堪地钻进豪华轿车,一溜烟地跑了。看着他们车子消失,毛头慌忙过来说:“叔,你惹大祸了!你咋能用粪水泼县长呢?”


  “我又不是村干部,他还能撤我农民的职?”蔡大民挑起空桶说:“我在责任田里施肥,又不是在别的地方泼他?再说了,他要动大泽顶的土,我用粪水泼,就算便宜他了。”


  【2】道出大泽顶的秘密


  自打用粪水泼跑了俞县长,接连几天,蔡大民一有空,就去大泽顶“巡逻”。这天,他接到一个外地亲戚的电话,请他去帮忙腌制咸青菜。都是至内亲戚,不能推辞。蔡大民临行前告诉毛头,如果造纸厂来动工,你就打电话给我,我立马回来。毛头像早就知道蔡大民要外出似的,点头如捣蒜,说去吧去吧。


  外地老表也是以种田为生。这里的人们习惯在麦田里套栽高杆青菜,搞立体种植,在麦子拔节前收获。然后将收获的青菜腌制成酸菜,晾晒干后,就有厂家上门收购,收入比外出打工还高。蔡大民也想搞,老表却告诉他,只有形成一定规模,厂家才肯专程去收购。蔡大民听了,正在失望的时候,手机响了。他一看是毛头打来的。毛头说有人在大泽顶搞建设。蔡大民闻言,匆忙丢下手中的活计,辞别亲戚往车站赶。


  蔡大民为了省几块钱,在站外路边候车时,一辆高档轿车停在他身旁,喊他坐车,他以为是拉客的黑车,就没有理会,谁知那人又叫他的名字。他喜出望外的近前一看,心一下子却又凉了,喊他的不是别人,正是被他泼过粪水的俞县长。蔡大民转身刚要走,却被俞县长一把拉住:“咋的,免费车都不想坐,那你怎么还为了省下几块钱,跑到站外候车?”


  坐就坐,你一个县长还能把我咋滴?


  蔡大民上车后,俞县长就和他拉起家常。啦着啦着,蔡大民的心就热乎了,他正为俞县长没有计较泼他粪水而大发感叹时,俞县长问:“老蔡啊,你为什么三番五次地护住大泽顶,不让开发呢?”


  “不是不让开发,而是不能开发大泽顶。”蔡大民曾经听他爹讲过,原先这地不叫大泽顶,叫大泽地。这大泽地地势低洼,每当黄河泛滥时,这里就成了一片泽国。民国时期,水利部拨款治理黄河,加高黄河堤坝后,没有洪水猛兽的光临,大泽地就是一块良田。谁知,好景不长,入侵的日本子不知出于啥目的,居然看中这地,在这里建起了兵工厂。后来,国军得知这个情报后,在汛期到来时的后半夜,就炸开黄河堤坝,汹涌的黄河水一下子将子的兵工厂葬身水底。不过自此后,这里在半夜时,总有人听到一片伊利哇啦的哭狼嚎声。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开始根治黄河。蔡大民的爹带人疏浚黄河时,把扒上来的多余的河泥,全都拉到大泽地,来压制那些鬼魂。你还别说,自打大泽地变成大泽顶,这里真就清静了。


  俞县长听后,哈哈大笑:“你真迷信,哪里有什么鬼神?亏你还当过基层干部。老蔡,那你告诉我,十年前在大泽顶建厂烧砖,用掉不少土方后,有没有人在那里又听到那些鬼哭狼嚎?”


  “这到没有,不过砖厂烧砖后,我总怀疑那一年年底爆发的瘟疫,跟动了大泽顶的土方有关。”


  “瘟疫?”俞县长惊诧地回过头问:“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零二年年底呀!也就是你们官方所说的非典--‘撒死’。这撒死,不就是说地底下撒出毒气,人体吸入后就死亡的简称吗?接着又是禽流感……”


  “呵呵……老蔡,你可真会瞎联想,这哪儿跟哪啊?当年怎么没有听你说过?”说话间车子已经在王村的村头停下。


  “这没有依据的话,我要是说出来不是扰乱民心妖言惑众吗?现在我看电视时发现,总有新闻报到说:某地发生了一起侵华日军遗弃在华的化学毒剂泄漏,导致多人受伤的事故吗?我怀疑大泽顶下的鬼子兵工厂,也是化学武器制造点……”


  这时,俞县长的手机响了,俞县长一边掏手机,一边看着正在下车的蔡大民说:“你老蔡真能联想……”


  【3】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蔡大民目送俞县长的车子消失后,转身来到大泽顶,见长势喜人的小麦还在,就以为毛头骗了他,他准备转身回村时,猛然发现靠近公路的田埂边,竖起一堵白墙,那墙上有花花绿绿的图画,还有黑乎乎的字。蔡大民想:坏了,这一定是造纸厂的建设规划图了。于是他气哼哼地跑近一看,不由得转怒为喜,原来那是一个公示牌,牌上写着《苏县良乡王村蔬菜大棚基地》,不仅大泽顶被规划进去,整个王村的良田都圈进了基地范围。蔡大民见不是污染大户要在大泽顶动土,悬着的心放下了,这才喜滋滋地回了家。他刚进村就遇到毛头,毛头把他拉到一旁兴奋地说:“叔,你知道吗?我和你,还有七八个村民,都被乡里安排去山东寿光,免费学习蔬菜大棚的种植技术了,你去不去?”“这是利己的好事,怎么不去,去!”蔡大民爽快地说。


  “可是,我害怕学不会。”毛头有些担心。“傻小子,咱种田人有句俗话说得好--种田不用学,人家咋着俺咋着。别犹豫了!你要知道,单靠那一亩三分地,除了能填饱肚子,啥事情都办不成。”毛头见蔡大民爽快的样子,偷偷地笑了。第二天,蔡大民他们就跟随村会计到达了寿县,为了确保在短时间内,人人都能专心学习好种植蔬菜的技术,会计让大家都把手机交给他统一管理。


  三个月后,蔡大民学成归来,却意外地发现大泽顶的地面上,已经耸立起一排排钢结构的大厂房。白白的墙面,蓝蓝的屋顶,在和煦的阳光照耀下,晃眼夺目,令人晕眩。蔡大民以为走错了地方,急忙找到原先砌着土地公告墙的地方时,才发现那堵墙早已被推到在地,四分五裂,就像一张被撕碎的计划书,零零散散的落了一地。蔡大民见此景,用手一拍脑门嚷道:“我真糊涂!中了他们调虎离山之计了!毛头跟我走砸厂子去!”说完,顺手拿起一块砖头,气哼哼地朝工厂大门那里奔,毛头在后面怎么拉也拉不住。毛头无奈,掏出手机一边拨号一边喊:“叔!千万别冲动,冲动会去坐牢的。”“坐牢?”蔡大民闻言,放慢脚步扭头说:“坐牢好啊!土地没了正好去那里养老,有吃有住还不会被造纸厂污染,我巴不得去那里呢!”他见毛头在打电话,就说:“你多叫几个人来,我付工资,出了事我扛着。”


  【4】走马上任重新做“官”


  来到造纸厂大门前,见自动门紧闭。而自动门上方的电子屏,正显示“热烈欢迎首长莅临指导!”时,蔡大民气不打一处来。他操起砖头,瞄准电子屏抬手就砸。谁知就在这时,他那拿砖的手却被人牢牢抓住。他睁眼一看,抓住他手腕的是一帅保安。保安夺下他手中的砖头说:“爹,你这是干嘛?县里的领导和专家,正在里面调研呢!”蔡大民闻言,吃惊地看一眼保安,认出正是在外打工的儿子蔡梓时埋怨道:“看来你小子早就知道卖地这事,你怎么不打电话给我,让我来阻止他们动土啊?”

上一篇:投资高手
下一篇:过期的牛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