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生活故事 >

被我诱惑到手的男人

故事汇 时间:2018-12-06 作者: 财神
26岁结婚时和老公一起在这社区买了这间房子后,不知不觉已经住了六年了,虽然四年前生了儿子后,就待在家当个全职的妈妈,但还好老公的工作很顺利,升官、加薪的好事,都有他的份,所以单薪也不会有经济压力。
「妈妈」,平常下午四点多站在路口等幼稚园交通车,儿子下车的第一句话。
「今天吃什么」这是我老公回家时第一句说的话。
除了这些话以外,很多时间只能自言自语,因为跟我年龄相仿的朋友或同学,还都是上班族,所以很少能约她们出门。
但看我如此说,好像深宫怨妇似的,其实不至於到那程度啦,因为平常还是会跟朋友上网聊八卦啦。
除此之外,上网看看电影、连续剧、逛逛facebook、购物网站外,到聊天室
聊天倒是几乎每天都会做的事,但如今聊天室的人如过江之鲫,聊了一天,就再也找不到人了,不然就是换了名字后跟我说,他就是那天的谁谁谁。所以上聊天室聊天反而只是习惯,而不是为了交朋友,也因为如此,有时聊天内容品质就不太讲究了,再者,不知何时聊天第一句话已经不是问安了,而是「给约吗?」、「今天穿什么颜色的内衣」等等之类的,我也从脸红心跳,被问到习以为常了。
而在生了儿子后,老公和我的性生活不像以前频繁,但至少每个星期都会做一次,虽是如此,有时对欲望的反应还是很敏感的,所以有时上网聊天时,对方的口味愈来愈重,也能接受,甚至还曾被对方的视讯挑逗到情不自尽的抚摸起来,但还不到自慰程度。
几个月前后阳台对面的那间房子装修后准备出租,没多久那天晚上在后阳台晾衣服时,看到灯亮了,有人在搬东西,想必已经租出去了,因为社区的后阳台都靠的很近,大约就两、三公尺吧,而且后阳台一定跟厨房和客户的窗户接在一起,所以站在我家阳台就能看到隔壁的情形。
因此之后晾衣服都会往隔壁屋子看,搬来的是一家人,一对五、六十岁的夫妻跟一个看来二十多岁的儿子,白天两夫妻都出外工作,每到下午以后就只看到他们儿子独自在家,似乎都不用工作,但又不像学生,也因为这种好奇,所以我下午在家时,后阳台所传来的动静,都会引起我的注意,不管是东西掉了、开关门或是他讲电话的声音都会注意。
但只要我们在后阳台遇见时,也都会彼此点个头,之后在楼下接小孩或是在社区碰到他时,也都会点打招呼,但仅止於此,所以还不到很熟的地步。
他叫小峰,长的不是帅哥型的,但样子很粗旷,脸上鬍渣不少,身高约180公分,身材不错,手臂有肌肉的线条,一看就知道是有运动的体格,工作是全职大夜班,上午睡觉,下午才会出没。
我叫恩恩,身高163公分,体重50公斤,长发,双眼皮,因为不常出门,所
以肌肤很白也很好,除了皮肤外,最有信心的就是美腿了。
那天初春,天色阴暗,不热也不冷,但很闷,所以我一早就将家的窗子全打开,往后阳台一看,嗯,隔壁那男的房间窗子也打开了。
下午时,我穿着肩带连身裙,是有腰身的款式,打开风扇,拿着笔电坐在餐桌上,上网聊天,陆续跟几个网友打完屁,也被习惯性的挑逗后,就起身动一动,休息一下,喝喝水、弯弯腰,然后走到窗边看看,看到小峰的房间有台灯亮着,而他就在台灯前,但看不出来在做什么,也没想那么多,只是当时就很自然的走到后阳台去。
除了后阳台比较私密,而且知道小峰在房间,所以穿这样才放心走出去,当然又不自觉的往小峰的房望去,结果看到他的上半身赤裸着,当然更吸引我的目光了,我便躲在后阳台的的死角处,便仔细往他窗子看进去,他前面有一台电脑,但他似乎坐的很高,电脑跟他的腰一般高,萤幕上有画面,但看不清楚,而他一只手很规律的在腰前动着,对刚聊完情色话题的我来说,第一个念头就是:他在自慰。
这让我更无法离开目光了,不一会,看他转向窗户的这一侧,由於窗户在他的左后方,他无法看到窗外,而左后方窗外的我,正好清楚的看到他那只规律的手,正在裤档的位置那握着东西搓着,那一缩一凸的东西,很明显就是他勃起的肉棒,这时我的念头:他全身赤裸的在电脑前自慰。
同时心中泛起一阵大大的涟漪跟悸动,不知谁点了我的穴,害我的眼睛无法离开正在自慰的他,这样的画面,以前曾在电脑前看过,但这次却是历历在目,那种对欲望的冲击不但直接,甚至穿透我的全身,虽然无法仔细看到他勃起的肉棒,但他全身动着的肌肉,已让我当下满脸发烫,不下瞬间,全身热起来了,我任由欲望咨意的释放,享受这一刻未曾经历的真实情色。
他时而握住,时而放开,那又隐又现的坚挺肉棒,早已直搥我跨下那怀珠待放的私(湿)处,就在他动作愈来愈快后,他的欲望也随之释放了,这时他转向窗户这侧拿卫生纸时,突然往窗外看,我快速的躲着,一下子就听到窗户关上的声音,这时我蹑手蹑脚的回到屋,但那已放释开的欲望当未释放,而刚眼前的那一幕一直在我脑海。
我往椅背靠上去,将两腿抬起放在餐桌上,往窗外一看,确定不会被偷看后,双手顺着我的膝盖往下抚摸,同时也顺着掀开我的裙子,一直褪到臀部那,露出双腿后,我微微起身,将连身裙脱上腰,一手抚摸着已经湿掉的内裤,手指在两腿间游移抚抠,一手将裙子掀起,抚摸着没有穿上内衣的乳房跟变硬的乳头,慢慢的屋子缬望的温度昇高,飘着女人激情的情色气味,充赤着最原始的性爱叫喊,在一阵高潮后,一切静止下来,关上电脑、丢了卫生纸、穿上衣服,坐在椅子上什么都安静了,只有……只有他规律动着的手一直在脑中「淫」绕不去。
隔天下午,我穿着跟昨天类似的连身裙,一样没穿内衣,(阳台有一半看不到下半身,有一半是栏杆看的到),仔细注意着小峰的动静,望向后阳台的次数也变多了,这时突然发现他在后阳台,我马上起身,随手抓了一把髒衣服往后阳台去,假装要洗衣服,然后就故意很自然的看着他。
刚好他也看着我打了招呼,然后又故意走到阳台的另一侧,也就是可以看到下半身的地方,假装忙东忙西的,也用着眼睛的余光看着他的动静,看他就坐在阳台的高脚椅上,穿着t侐,在手机上传简讯,还不时抬着头看向我这边。
自此后,我每天下午时常望向他的房间或阳台偷看着他,偶而也会故意到后阳台跟他面对面。
上一篇:学校角落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