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生活故事 >

被我妹妹的男朋友上了

故事汇 时间:2018-12-06 作者: 财神
冬日的朦胧布满了苍茫的大地,严寒无花的日子里仿佛一切的生命都停止了呼吸。银装素裹的城市边缘,点点灯光的房间里有两个赤裸的肉体温存在一起。
 
  今年大四了,现在正和男友阿杰享受着两个人的毕业旅行。我们的第一站来到了充满了北国风光的大连的温泉村。透骨的寒冷没有冻结我们火热的情感,叶落寒冬,岁寒三友,反而让人心旷神怡。心静致远。
 
  阿杰的动作很温柔,很体贴,他有些发福,长期在书桌前用功使得他又胖了一些。在行男女之事时他也不肯摘下厚重的眼镜,他说不想看漏了我的每一寸肌肤。
 
  看着窗外寒霜浓雾的冬日美景,依偎在最爱男友的温暖胸膛,我想起了苏轼的诗:\“ 山茶相对阿谁栽,细雨无人我独来。说似与君君不会,烂红如火雪中开。
 
  寒霜刺骨,霜花露珠,傲雪苍松,腊梅馨香,这是大自然在冬日创造出的典范杰作。阿杰轻抚我光滑的背脊,感慨上帝为什么如此眷顾与我,要把我雕琢的这般娉婷袅娜。
 
  我的清新,我的优雅,我的婀娜都让他激动澎湃,阿杰在我身上了解了女人的一切,然后他更加用心的回馈给我。我们依偎在不大的爱巢里,享受着只属于我们的小幸福。
 
  能找到我这样美貌与气质并存的女孩,阿杰觉得很荣幸。他很珍惜我,宠爱我,可我心里一直觉得很对不起他,因为我骗了他,他不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的贞操,我的初夜,我的第一次都早早的给了一个我永远都不会产生好感的男人。
 
  那个让我终身难忘的男人(确切点来说应该是男孩,因为他比我小)给我的身心都带来极大伤害……可就算是现在,一回想起自己曾经被那个男生无数次的征服占有,我还是会感到莫名的激动和兴奋。也许女人都是这样的吧,生命里的第一个男人总是让自己无法忘怀。
 
  那是在我即将升入大二,正直19岁女孩如花盛开般的那一年。课业的压力和来自社会的激烈竞争并没有剥夺走我们享受这人生中最珍贵最美好时光的权利。
 
  就在这个暑假,我结识了他——阿阳,这个让我终生都难以忘怀的男生。那个夺走我的初夜,以及给我身心都带来巨大伤痛的男生。
 
  其实阿阳是我亲妹妹小媛的男友,比我小三岁。当初我就强烈反对他们交往,因为阿阳是一个混混。初中毕业后就辍学不说,年纪轻轻就学会了抽烟喝酒打架,还背着我妹妹到处沾花惹草,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无知少女被他玩弄后甩掉……他的这些个光辉事迹我都是早有耳闻的,可身处叛逆期的妹妹就是无可救药的喜欢他,她觉得阿阳不同于一般的乖孩子,有个性,有魅力……我也是很佩服他追女孩的手段,妹妹小媛是那么的害羞保守,但就在和阿阳交往的短短的3个月后,我那乖巧听话的妹妹就成了他的胯下之马。我至今还记得他宛如晴天霹雳般的向我炫耀已经得到小媛贞操的丑恶嘴脸。这让我对他的厌恶又加深了一层。
 
  不务正业,油腔滑调,朝三暮四,不学无术!可以说,阿阳这类男生是我最讨厌,最看不起,最鄙视的人。
 
  唉……言归正传吧。
 
  那个暑假我和妹妹、阿杰、阿阳,以及几个大学同学打算一起去旅行。没想到出发前的一个中午,妹妹被她的班主任勒令去参加市里尖子生聚集的英语辩论赛,而我的男友阿杰也因为要去打工而没有同行。结果,队伍就变成了我和阿阳一组,另外4个成双成对的朋友一组的场面。而那一天发生的事也让我毕生难忘。
 
  我们去了一家大型游乐场。我记得当天我穿着白色连衣短裙,我的身材比例很好,贴身的布料把我发育良好的身材曲线勾勒的完美无瑕,先告诉大家小女子身高有1米7,瓜子脸,气质也是有那么点的。三围好像是34,24,35。
 
  我及腰的乌黑秀发和短裙下露出修长白嫩的双腿使我无比的自信,本来这一切都是要给我那个书呆子男友阿杰欣赏的,现在回想起来,真后悔为什么那天要穿这么漂亮,摆明了是在引诱他……那天人不多,男生们喜欢玩刺激的项目,于是我们几个人就分散开了。游乐场心怀不轨的男人早早的发现了落单的我,大概有十几个人向我索要联系方式,他们那卑微献媚的模样哄的我虚荣心爆棚。
 
  不一会儿,阿阳就找上了我。他说和那群大学生不熟悉,也没共同话题。我心想他这样也挺寂寞的就一路陪着他。于是他就非常大胆的去搂我的腰,我想推开他可是他的力气好大,胳膊跟铁钳似得栓着我。他凑到我耳边说:\” 莹莹,你身子好软,让我亲一下好不好?
 
  天哪,他居然这么明目张胆,我可是他女友的姐姐哎,他居然对我打起了歪脑筋。趁他不备我撒手摆脱了他的控制,我有意躲得他远远的,可他还是厚着脸皮开始在光天化日下调戏我。路人们当然不会在意,在别人眼中我们只是一对在打情骂俏的情侣,于是我无奈的找了个队伍排进去,希望他能觉得无聊自动走人。
 
  可结果不仅没能如我所愿,反而被他占尽了便宜。
 
  我到了队伍的最前面时,才发现站在了屋前,被他逼得走投无路了的我只好硬着头皮走入了那漆黑一片的屋子。刚进来我就后悔了,屋里没有别的同行者。胆战心惊的我只好拉着身边唯一的男性——他,蹑手蹑脚地随着指示往前走。
 
  这该死的房间不知道是哪个挨千刀的设计的,每个转角都充满了“ 惊喜……我吓得紧紧得搂着他的胳膊,他也趁机抱着我吃我的豆腐,我的胸部和屁股都会被他偶尔扫过,但我哪还顾得了这么多,只想快点出去。可他居然在这种地方还对我不三不四的说着。
 
  \” 莹莹,你的奶子真大,贴上我身上软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