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生活故事 >

单车英雄

故事汇 时间:2013-05-02 作者: 侯智勇
李颖超迷上单车旅游已经两年了,他的“坐骑”越来越高级,出行路途也越来越远。这天,李颖超骑着新买的山地车回家,一路上脚下生风,时速达到了近40公里,两旁投来的尽是羡慕和惊讶的目光,那感觉简直太拉风了。
  来到单元门前,李颖超正要将爱车推进车库,被正在楼下纳凉的赵建成叫住了,问他新车子是多少钱买来的。李颖超不说,却让赵建成猜。赵建成想了想,说出一个自己都不太相信的数:“三四千?”李颖超直撇嘴,说三四千那是他第一辆的价格。这辆啊,比第一辆贵了五千。“八千?”赵建成的嘴巴不由自主地撑成了大大的O形。
  李颖超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啪”地打了一个响指,撩起骑行服,露出身上的肌肉让赵建成瞧,说这都是长期运动形成的,他现在一天骑个两三百公里跟玩儿似的,别人过不去的坡,他能过去,别人走不了的路,他能走,靠什么?不就靠一个毅力吗?关键时刻,其实装备好不好,都是其次的,主要是精气神。现在,他们一起玩的都叫他“单车王”呢。赵建成心悦诚服地跷起大拇指:“牛,真牛!”
  这时,老刘蹬着三轮车回来了。老刘大号刘跃进,住李颖超的楼下,今年四十挂零,卖了三十年水果,虽然没见大富大贵,但也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此时,刘跃进瞅一眼李颖超的山地车,鼻孔里哼了一声,说:“有什么了不起啊。”就蹬着三轮车要过去。
  李颖超不干了,这话简直太伤自尊了。他一把拉住了刘跃进,非要他说说,是人没什么了不起,还是山地车没什么了不起?赵建成一听,这可坏了,无论刘跃进说什么,肯定是要得罪李颖超的啊。不料,刘跃进说出的话更让他瞠目结舌:“哼,人没什么了不起,车,也没什么了不起!”说着,就打开储藏室的门,一筐一筐往里卸香蕉。李颖超怒了,自己作为单车族里响当当的人物,如今竟然让一个卖水果的看不起,今后自己“单车王”的脸往哪儿搁?
  “刘大哥,你说这话肯定是有原因的吧?你要是不服,咱可以试一试,俗话说得好,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遛。”李颖超拿眼乜斜着刘跃进。刘跃进嘿嘿一笑,说他可没空,敢情李颖超有双休日,自己要是一天不出摊,就一天不赚钱。李颖超的倔脾气也上来了,提出用自己的钱赔刘跃进一天卖水果的损失,也非要比一比不可。刘跃进表示同意,并提出让李颖超先来个千里走单骑,从家里骑到天津。李颖超愣了:“我自己?你不陪我走啊?”刘跃进哈哈大笑:“怎么了?不敢?”他告诉李颖超,二十年前,自己就是一个人骑单车去天津一个盐场的,如果李颖超还赶不上二十年前的他,那就等于输了。
  李颖超打心里不服老刘,这么个土里土气的家伙,竟然敢跟自己叫板,如果不接招,传扬出去岂不是要让人笑掉大牙?“好,你等着,我会让你看一看的。我就不信,你二十年前能去天津,如今我就不能去?我不仅要去,而且要比你快,比你早!”
  李颖超说到做到。那天,他真的一个人骑单车直奔天津,而且,虽然刘跃进并没有监督他,但李颖超路上也没有偷懒耍滑,他来到天津市的那个盐场之后,就地调转车头,走上回家的道路。
  等李颖超气喘吁吁地回到家,刘跃进看看表,摇了摇头:“嗯,还行吧,比我快了一个小时……”李颖超正暗自得意,刘跃进却话锋一转,说他当年是驮着两筐水果到天津,又驮着两筐大粒盐回来的,李颖超却是空车去,空车回,这么竞争,不公平。李颖超想了半天,才说:“要不,我也装上两筐水果,回来路上,再装上两袋盐?”刘跃进一摆手:“罢了,算咱俩打个平手吧。不过下一局可不能再便宜你了,你要是骑着我的‘宝马良驹’去北京,能两天之内打个来回,去的时候载着二百斤的东西,哪怕回来的时候是空车,我也服你了。”
  李颖超听得一头雾水:这刘跃进口口声声的“宝马良驹”,到底是啥玩意?却听刘跃进叫一声“跟我来”,已经噔噔噔来到了自家地下室,指着角落里一辆粗大简陋的自行车说:“呶,这就是我的宝马良驹,也叫‘大水管’,今天我就将它交给你。我倒要看一看,你们这些年轻人,是不是能继承老一辈人的吃苦精神?”
  这时赵建成也赶来看热闹,一听刘跃进要李颖超骑着“大水管”去北京,忍不住揶揄刘跃进这车太“老古董”了,现在的年轻人根本骑不了。刘跃进不动声色地说,既然是比赛,就要追求一个公平,他现在年纪大了,不能跟年轻人拼体力,也不可能骑上山地车跟李颖超比赛,所以只能委屈李颖超骑“大水管”了,既然李颖超号称是毅力好的,有什么不可以?赵建成还是觉得不公平,说现在毕竟时过境迁了,以前那种艰苦条件,不是现在想比就能比的。刘跃进毫不示弱,说虽然现在无法复原以前的生活压力了,比如现在的路况比以前优越了许多,但这些都是对李颖超有利的呢。
  赵建成却坚持认为,让现在的李颖超骑着过去的自行车,跟过去的刘跃进比赛,要想取得一样的成绩是不公平的。刘跃进无法说服赵建成,只好建议各退一步,他再找一辆“大水管”,让李颖超练习一阵子,等他觉得骑着出门没问题了,两人再分别驮上一包两百斤的板栗,一起跑一趟北京的农产品批发市场,将板栗卖了,再驮着同样重的东西返回。这样,刘跃进有以前的老底,李颖超有年轻的优势,各有所长,就无所谓公平不公平了。
  说实话,李颖超对“大水管”这种骨灰级自行车怀有一种天然的抗拒心理,但为了消灭刘跃进的嚣张气焰,他还不得不硬着头皮答应。然后,刘跃进走乡串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来一辆跟自己的“大水管”近似的自行车。为了公平起见,他让李颖超挑选了一辆比较中意的,自己骑剩下的另一辆。李颖超觉得骑着这么粗大笨重的家伙去北京太滑稽了,他有些不甘心地问:“老刘,咱们这是玩真的,对不对?”刘跃进不吭声,使劲点了点头,算是答应。李颖超这下子没有退路了,既然前面已经自封了一个“单车王”,现在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认怂啊。
  于是,这天早上,公路上就出现了奇特的一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分别骑着一辆“大水管”老爷车,后架上还载着一包沉甸甸的板栗,朝北京方向迸发了。赵建成也没闲着,他开着面包车,在一边录像,既是记录者,也是监督者。
  一开始,李颖超将刘跃进远远地抛在了后面。他毕竟比刘跃进年轻一大截呢,岁数不饶人呐。到了傍晚,李颖超找了一个旅馆,吃了点饭,洗了个澡,就要住下,可这时刘跃进却慢悠悠跟了上来,而且他并没有停歇,反而一个劲朝前走。李颖超傻了:老刘这是玩命吗?没办法,跟吧。
  李颖超紧跟在刘跃进后面,很快,他肚里的食物就转换成了动力,很轻易就将刘跃进甩在后面,不料,刘跃进根本不理会,而是按照自己的速度不紧不慢走着,饿了就啃一口随身带着的馅饼。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十一点,已经不停地骑行了十个多小时,李颖超困了,累了,手臂麻了,屁股疼了,受不了了,速度也慢了下来,刘跃进渐渐追上他,然后超过了他。李颖超气得对赵建成大喊:“他怎么就不觉得累呢?他是铁打的不成!”
  好容易坚持到后半夜一点,李颖超上眼皮直碰下眼皮,终于扛不住了,把车子一扔,找了一个公路边的草地,倒头呼呼大睡。
  李颖超一觉就到了清晨六点,发现身边的赵建成正睡得香,哈喇子都流到了脖领子,忙摇醒他,问刘跃进去哪儿了。赵建成说他已经把录像机给了刘跃进,让刘跃进一边骑一边给自己录像,他则留下来负责监督李颖超。李颖超想,别看刘跃进岁数这么大了,心气还真高,不行,得马上去追他。
  李颖超急急忙忙追赶刘跃进,可哪里还追得上!刘跃进已经将板栗在北京卖了,又驮着一包东西,风风火火往回走呢,半路上碰到气急败坏的李颖超。
  李颖超知道今天势必输给刘跃进,于是甘拜下风:“刘哥,我服你了,咱们不比了,我认栽还不行?”刘跃进咧嘴一笑“你说的是心里话?”李颖超哭丧着脸,使劲点点头。赵建成在一旁插嘴道:“我早饿坏了,咱们去吃早点吧。”
  于是三个人来到附近一个小吃店,一起吃油条豆腐脑。李颖超心想,每人一碗豆腐脑,半斤油条,肯定够了。不料,刘跃进竟然一口气喝了三碗豆腐脑,吃了一斤油条,让赵建成也看得瞠目结舌!
  “刘大哥,我今天是彻头彻尾服您了,您才是名副其实的‘单车王’啊。”其实,李颖超就差封刘跃进一个“大胃王”了。
  刘跃进嘿嘿一笑:“唁,这算什么,都十年前的手艺啦。”接着,刘跃进就娓娓道来:二十多年前,他还是个毛头小伙,那时刚刚改革开放,他跟家里的大人一道,成了最早的一批农村“倒爷”:将老家的蔬菜、水果等农产品倒到大城市,再把大城市的电子表等新潮产品倒到小城镇。那时家里穷,也坐不起汽车,“大水管”是唯一的交通工具,他跟父辈们经常连夜骑车,驮着一两百斤的重物,奔袭北京、天津,连半夜也不肯停歇。
  “我的腿脚都是那时候练出来的,跟不上大人就会挨打,就会迷路,是你们现在如何苦练,也赶不上的。”刘跃进将最后一根油条丢进嘴里,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李颖超很是感慨,觉得自己现在练得还不够苦,发誓要以刘跃进为榜样继续苦练。
  赵建成笑了,一副旁观者清的神态:“得了吧,小超。你们现在苦练的目的是为了娱乐,顶多是为了出风头,老刘他们可是为了生活,或者说是为了生存,意义不一样,动力不一样,结果也不一样,根本没有可比性。你说对不对啊,刘大哥?”
  话音刚落,只听“哗啦”一声,刘跃进从桌子旁滑落下来,一屁股跌坐到地上,已经“哼哼”打起了呼噜。
上一篇:紧急施救
下一篇:不可启齿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