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奇闻怪事 >

最美的眼睛

故事汇 时间:2019-01-10 作者: 故事汇

如果我能不戴眼镜就好了。约会归来的曲晓萌趴在床上感叹起来。她捏了捏自己笨重的眼镜片,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近视眼也没有什么不好啊,显得有文化。舍友梦莎劝道。

你的眼睛既漂亮又不近视,当然不知道近视的种种缺点了!曲晓萌从床上爬起来,激愤地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戴上眼镜相当于拉上窗帘,还有什么美感可言?我想做近视手术,可是没有那么多钱;想戴隐形眼镜,却因为角膜敏感适应不了。哎呀,我可怎么办啊!

听到这里,梦莎突然放下了手里的杂志:听说近视眼就是因为晶状体变厚而引起的,而近视眼手术的原理也就是把晶状体切薄一些。这听上去非常简单啊,要不然我帮你切一下吧?

说到这里,梦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扑向了曲晓萌,把猝不及防的曲晓萌推倒在床上,然后双手摸上了曲晓萌的眼睛。梦莎的手冰冷冰冷的,在曲晓萌的眼皮上轻轻地一划。

别闹!两个女生嬉闹起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曲晓萌听到头顶上响起了一个幽幽的声音:我的眼睛呢

你说话了吗?曲晓萌急忙把梦莎的手推开,焦急地问。但是梦莎摇了摇头,而且她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一种不祥的感觉突然从曲晓萌的心底升起。她严肃地坐了起来,想告诉梦莎不要再拿眼睛的事情开玩笑。然而刚刚张开嘴,曲晓萌就像触电一般呆住了。

在惨白的日光灯下,她看到梦莎的背上伏着一个女孩,一个长发披肩、面色苍白的女孩。这女孩的双眼没有眼球,只有两个紫红色的窟窿,血从眼眶中源源不断地流了下来,滑过她姣好的面容。而那两个血窟窿,正死死地盯着曲晓萌。

妈啊——曲晓萌跳了起来。

这一跳把梦莎也吓着了。她后退了几步,那伏在背上的女孩就不见了。

刚才的一幕好像是梦,但曲晓萌感觉自己的眼眶有阵阵的割痛感,仿佛刚才梦莎那一划真的伤到她的眼睛了。这太奇怪了。

两个女生再也没有玩闹的心情,各自收拾一下就上床睡觉了。

这个夜晚注定不太平静,曲晓萌翻来覆去睡不着。将近午夜的时候,曲晓萌突然感觉有什么人在摸自己的眼皮。

她急忙睁眼,然而眼前只有漆黑一片。

于是她再次闭上眼睛,但是那种被冰冷的手触摸的感觉马上袭来,让她全身一次次地涌出鸡皮疙瘩。曲晓萌终于受不了了,她壮着胆子又睁开了双眼。

她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只苍白的手,那手像皮筋一样柔软。它在黑暗中飞快地往后缩,越过了曲晓萌的帐子,一直后退,最后居然缩到了梦莎的被子里。之后,梦莎的被子缓缓地隆起,像是里面钻进了一个人。那个人蜷起了身体,在梦莎的被子里蠕动了一会儿,然后归复于平静。

自始至终,梦莎始终在安睡。

这手显然不是梦莎的,因为正常人的手是不会那么长的。

除非梦莎不是正常人。

寻找眼睛的尸体

次日,曲晓萌顶着一双熊猫眼去见男友修凯恩,她一边往修凯恩怀里挤一边抱怨道:就怪你就怪你就怪你!你说我的眼睛不美,说我的眼睛没有灵性,结果昨晚我就遇见了一件关于眼睛的诡事儿。你说说,你要不要负责任?

修凯恩一边宠溺地拍着曲晓萌的肩膀一边解释道:亲爱的,我说的没有错啊。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没有美丽的眼睛,女孩就不可能称得上是美丽的。你也得理解我,我是搞美术的,终身为了‘美’而奋斗,我当然希望自己的女友有一双像湖泊般澄澈美丽的眼睛啦。

哼!你见过那样的眼睛吗?曲晓萌不服地问道。

当然。修凯恩的表情突然变得很严肃,他推开了曲晓萌,转身走进了画室。不一会儿,他就捧出了一幅画。画用厚厚的粉色天鹅绒裹着,显然是他非常珍爱的。

修凯恩说:这幅画上的女孩,有世界上最美的眼睛。可惜她已经不在人世了,但是她的目光我永远记得。

修凯恩缓缓地揭开了天鹅绒。顿时,一幅以青黑色为背景的肖像画出现在他们面前。

啊——曲晓萌一点儿也不觉得这幅画美,甚至尖叫着跳了起来。

画上只有一个呆立的女孩,她穿着白色的中学校服,长发凌乱地披散在肩膀上。最恐怖的是,她的眼睛没有眼球,只有两个紫红色的血窟窿,粘稠的血液顺着脸颊淌了下来,与青黑色的背景相映。整幅画只传达了一个信息——恐怖

你怕吗?这没有什么好怕的。修凯恩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画面,像是抚摸着爱人的脸庞,他的语气居然也有着前所未有的温柔。

这这画你是什么时候画的?曲晓萌结结巴巴地问。

大约是五年前吧。修凯恩回忆起来,当时我在一所中学看到了一个眼睛非常漂亮的女孩,于是一直希望她能够做我的模特。可是她的家人管得很严,我很难实现这个愿望。可是,也许是我感动了上苍,我居然在她临死之前见到了她,并且把她失去了眼球的影像画了下来。

临死之前?曲晓萌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没错,临死之前。修凯恩的声音突然变得幽远,我还记得那天,晚上的风很冷,我正穿过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巷子。突然,我听到有人在呜咽。我急忙抬头,只看到一个全身是血的穿着白色校服的女生向我飘过来。当时我吓坏了,差点儿叫出声来。但我很快就认出,她正是那个我理想中的模特。只是,她的眼球已经不见了。

她的眼球哪儿去了?曲晓萌急忙问。

我不知道。事实上她也正在寻找自己的眼球。她一边呜咽一边低头寻找自己的眼球,可是天太黑了,根本什么也找不到。她从我身边缓缓地经过,用空洞的眼眶‘看’了我一眼。也就是那个瞬间,我猛然意识到,她可能已经死了

曲晓萌受不了了,她站起身想要离开。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画里的女孩突然动了一下。

是错觉吗?

回到宿舍之后,曲晓萌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她始终觉得有一双冰冷的手在摸自己的眼睛,而且冥冥中有个女孩的声音在呼唤:我的眼睛呢我怎么那么多疑!曲晓萌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然而,她发现这一耳光并没有扇在自己的脸上,而是扇在了一双冰冷的手上——难道真的有一双手在摸她的脸?惊恐让曲晓萌的心差点儿跳出来,她想要回头看看却又不敢,于是内心深处开始了挣扎:要不要回头?

干什么去了?又和修凯恩约会?正在纠结时,梦莎的声音传了过来。曲晓萌壮着胆子一看,原来刚刚只是梦莎把手伸到了她的脸上,和她开了一个玩笑而已。曲晓萌狠狠地瞪了梦莎一眼。

此时,曲晓萌看到梦莎的背上趴着一个女孩,两眼流血的女孩。但只是一晃,就不见了。

又是她,没有眼球的女孩!

和我没关系

凡事必有因果。你相信这句话吗?

反正曲晓萌是相信的,她知道那个没有眼球的女孩再三出现,不是没有原因的。于是在一个下着雨的傍晚,她在秘密的地方约见了一个人——初中同学范丽丽。

是不是东窗事发了?范丽丽开门见山地说,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我估计你肯定不会来找我。

曲晓萌点了点头:我觉得是思娜回来了。五年前的事情,还是没有完。

雨在窗外刷刷地下着,两个女生的回忆回到了五年前。

那个时候,她们都在上初中。别说初中的女孩思想单纯,那是不了解情况的人才那么说。初中的孩子已经具备了最基本的欲望,而且还比成年人多了一份挣扎的勇气,所以她们的所作所为往往更加激烈和极端。

比如曲晓萌和范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