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名人故事 >

处理婚姻危机:扭转180°

故事汇 时间:2018-04-14 作者: 故事汇

故事的开头和许多已婚女人遇到的差不多:2003年10月的一天晚上,老公成子很晚才回到家,洗漱完上床后就呼呼大睡。我半夜起床小解,打开灯偶然发现成子的后背上有两排齿印,齿印周围还残存着淡淡的唇膏。为了进一步证实我的猜疑,我又悄悄找到成子的手机,拿到卫生间打开,发现收件箱内竟然有许多情呀爱呀很肉麻的信息,这些信息都是发自一个手机,落款也都是一个字:雪。

当我发现成子这些越轨证据时,我的反应也和许多已婚女人差不多:头脑顿时嗡地一声响,仿佛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全涌到了脑门。我当时就想把成子揪起来,让他说个明白。但我最终还是忍住了。我从卫生间回来,再无睡意,头脑中不断回放着成子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亲热的画面,眼泪也像决了堤的河水,挡也挡不住。心里不断骂着:这个没良心的东西,竟然干起对不起我的事。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醒来,天已大亮。成子也不知什么时候走了。本来准备早晨和他算账的,看来被他躲过去了。躲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晚上回来绝饶不了他。他不改邪归正的话,我就直接找他的上级领导,不信就治不了他。

匆匆喝了一杯牛奶,我就上班了。到办公室刚坐下,我就接到了姐姐的电话。姐姐激愤地说:我听一个朋友说,成子跟他们单位一个女孩的关系很不正常,昨天晚上又看到成子脑地从那个女孩的住处出来。我说:知道了。姐姐说:这次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不能便宜了他,必要的时候我陪你去找他的领导谈。我咬牙切齿地说:他要不想好好过,我就跟他拼到底。放下电话,我的心成了狂风中的一片海,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恨不得立刻把成子抓来,啪啪给他两巴掌,以解心头之气。

为了掩饰内心的烦躁,我随手抓起了办公桌上的一张晚报,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首先映入我的眼帘的,竟是这样一个大标题:丈夫移情别恋,妻子含恨自杀。内容大致是这样的:妻子偶然发现丈夫有外遇,她就跟丈夫吵闹,甚至吵到了丈夫的单位,同时她还带着娘家人去殴打情敌。结果丈夫最终向法院起诉,提出离婚,妻子承受不住丈夫的绝情,走上了绝路。这个女人的命运令我不寒而栗,真像是伤口上被人撒了一把盐,顿时感到一阵钻心的痛。我正想把报纸扔了,另一篇短文吸引了我的目光。这篇短文的题目是《扭转180°》,内容写的是美国心理学家米尔顿·艾瑞克森幼年时的一则轶事。文章说艾瑞克森在农场长大,每天花许多时间看他父亲工作。一天,他父亲和另一个工人使尽力气要推一头母牛进谷仓。他们用力推牛,但牛却另有计划,他们愈用力,牛的脚就愈坚定不动。艾瑞克森看着他们忙了半晌后,问他父亲他可不可以试试看。他父亲勉强同意。艾瑞克森立刻走到母牛后面,用力猛拉母牛的尾巴。吃了一惊的母牛猛地向前冲去,跑进了谷仓。

这两篇文章貌似风马牛不相及,但我却看出了它们的内在联系。我觉得,第一篇文章中那个可怜的女人就像是第二篇文章中的艾瑞克森的父亲,一心想把丈夫拉回家,而丈夫却偏偏离家越来越远。我顿时也吓出了一身冷汗,幸亏自己对付成子的措施仅仅在计划中,还没有落实到行动。否则,说不准哪一天晚报上又会出现一条类似的新闻。我顿然醒悟,当即决定要用艾瑞克森的办法来处理这场婚姻危机,扭转180°。

欲擒故纵

下午下班后,我早早回到家,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然后坐到桌前,努力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等成子回来。天黑了,我终于听到了成子敲门的声音。我强颜欢笑地去为成子开门,接过他的公文包,帮他脱去西服。这时候,特意留心的我一眼就看到了成子西服领子上吸附着一根长长的头发。我小心翼翼地把那根淡黄色的长发拿了下来。我留的是短发,这根长发无疑是外面女人的。我看到成子的神情顿时紧张起来。而我却故作轻松地说:今天外面的风真大,把谁的头发都刮到了你的身上。听我这么说,成子这才放松下来,说:唉,街上吹得人睁不开眼。正准备吃饭,成子的手机突然响了。成子拿过手机一看,神情又紧张起来。他把手机拿起又放下,但手机固执地响个不停。他只好再次拿起手机,走向了阳台。我听到成子对着手机不说一句话,只是一个劲地嗯。成子从阳台回来,故作牢骚满腹状:唉,张明中在饭店请人吃饭,非要我去作陪。我说:张明中跟你是老同学,需要你捧场你就去吧。成子去拿西服,我走进卧室,把一件马夹找出来,说:外面风大,你加上吧。成子伸手过来接衣服,眼睛却盯着鞋子。我知道他不敢看我的眼睛。成子穿好衣服,匆匆地下楼了,我从窗户内看到成子钻进出租车,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我真想也下楼打的,然后跟踪他,然后当场把他们抓住但是,我知道我不能采取这种常规方法,我始终记着:要扭转180°。

也许是老天有意让我知道成子今晚行动不轨。成子离开家一会,我就接到了张明中的电话,原来他这天晚上出差在外地,根本没有请谁吃饭。当然,我在电话中并没有揭穿成子的谎言。这天晚上,成子依旧很晚才回到家。一到家,成子耷拉着脑袋,一句话也不说,脸也不洗,牙也不刷,就躺到了床上。我心里清楚,张明中已经打过他的手机,而且张明中肯定也提到给我打过电话了。成子大概已经知道自己的谎言出了漏洞。但我却佯装不知,故意笑盈盈地催促他去洗漱,还跟他开玩笑说:要不洗,就到客厅沙发上睡。成子最终还是去了卫生间,只是始终一言不发。

在这场婚外情风波平息很长时间后,成子才给我透露他当时的内心。原来那天晚上他接到张明中电话时,就知道自己玩露馅了,因为张明中开口就说:刚才我给你家打电话,还跟嫂子聊了我出差这几天的情况。当时成子非常害怕,不知道如何能过我这一关,后来他就豁出去了,心想大不了离婚。所以,那天晚上回到家,他是准备迎接一场暴风雨的,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我竟然非常平静,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我的异常表现反而让成子无所适从,既惶恐,又内疚。

善待情敌

几天以后,我在街上碰到了姐姐。姐姐说:我已经了解清楚了,那个女孩是刚从外地分来的大学生,叫林雪,在晚报上发表过不少文章,与成子在一次笔会上认识,此后他们就隔三岔五地幽会。我愤愤地说:现在的女孩子真不知道什么叫自爱。姐姐说:既然她不自爱,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找一个机会,咱姐妹俩去狠狠撕扯她一顿,让她没脸做人。我刚要说行,头脑中立刻浮现出艾瑞克森拉牛父亲的情景,赶紧改口说:唉,算了吧,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将来还要嫁人的。姐姐轻轻叹一口气,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样子,说:你真是天下少有的傻瓜,人家马上要把你老公抢走了,你还替别人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