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历史故事 >

风雨敬事房(2)

故事汇 时间:2017-08-05 作者: 故事汇

小沈子不由暗叫一声苦,他年纪虽幼,但也知道十月怀胎的道理。分明是慧妃跟别人珠胎暗结,眼看肚子越发大了,这才先是让自己改了牌子,现在又让自己三天内改记录,这样孩子就会成为名正言顺的阿哥。要知道周皇后曾生下一位大阿哥,但不久就夭折了,慧妃生下的将是二阿哥,说不定将来就会登基坐殿!

所谓临幸记录,是敬事房总管的一件重要事务,上面记录着皇上每一次对妃子的临幸日期,一向存放于库房铁柜之中。虽然作为总管的小沈子有铁柜钥匙,但库房钥匙却在四名看守侍卫手中。而且照规矩十天一次放记录,三天之内自己过去,他们也不会给打开库房。这么严密防守,就是为保证皇室血统的纯正。要想更改以前的记录,谈何容易?

小沈子正要向慧妃诉苦,慧妃却给他留下个烫手大山芋后,径自走了。思来想去,他觉得还得从那四个看守侍卫身上着手,这自然少不了姜侍卫的帮忙。跟姜侍卫一说,他倒是想出个主意:“那四个兄弟我都认识,而且喜好推牌九,我去跟他们耍上一把,乘机拿了库房钥匙悄悄给你。你改完后,再还回来。”

事情说定。姜侍卫果然去找四名侍卫赌博,吆五喝六之际,钥匙便到了他的手上。之后借着上茅房,把钥匙给了小沈子。小沈子避开侍卫们的视线,开了库房进去,打开铁柜,匆匆在“八”上加了一点一横,就成了“六”。正要开门出去,忽听外面一声呼喝:“皇上驾到!”随即就是忙乱的收拾赌具的声音。其中一名侍卫看见库房门鼻上的锁头虚悬着,“咦”了一声,竟咔嚓一声锁上了!

皇上来倒没大事,只是随处走走,临走时派姜侍卫到养心殿值夜。等皇上和姜侍卫一走,四名侍卫又赌了起来。但小沈子被锁在仓库里,手里虽有钥匙,但窗棂很小,还是精铁所制,根本出不去。他勉强手拿钥匙从窗棂伸出去,想够着锁眼打开锁头,没想到手心一滑,钥匙竟掉在仓库之外。他不由悲叹一声,现在只能盼姜侍卫赶紧来开门了,要是四名侍卫先发现门外的钥匙,再发现被关在里面的自己,八个头也不够砍的啊!

兔死狗烹

又过了两个时辰,天色渐渐暗了。小沈子肚子饿得咕咕叫,就靠到门前向外面张望,看看姜侍卫来了没有。不想才往门前一靠,门竟自己开了,锁头和钥匙都在地上放着。他慌忙出了仓库,先把锁头锁上,又拿着钥匙给了养心殿值宿的姜侍卫。他问姜侍卫,是不是他偷偷跑到库房给自己开的门,姜侍卫连连摇头,说擅离职守是要杀头的,他哪敢啊。

才过两天,宫里就传出慧妃有喜,第三天一大早,皇上就差人来取临幸记录。小沈子心底里替慧妃叫了一声好!真是老谋深算,把一场大祸轻轻化为泼天富贵。

次年四月,慧妃就临盆了,诞下一位皇子。因为周皇后所生大阿哥夭亡,虽然排行在二,但这孩子是皇上唯一后人,大家自然赔上一万个小心,专管哺育二阿哥的宗人府,更是找来八个奶妈,以便轮流喂奶。

小沈子这时又想起慧妃改记录之事,内心觉得对自己十分不利,但毕竟年纪尚小,想不破其中关节,就想找姜侍卫聊聊。不想姜侍卫不在侍卫房,同僚讲这几天姜侍卫好生反常,不当值的时候常常外出,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正说话间,姜侍卫已一步跨了进来,满脸都是喜气:“沈公公,刚才我去宗人府,正巧看到一个奶妈抱着二阿哥溜出房间,在僻静处竟掐起了孩子脖子!是我一声大喝,救下孩子,把奶妈抓了起来!”

此言一出,同僚俱来祝贺,说他立了大功一件,不日定然升迁。小沈子也随声祝贺,然后拉他到另一个无人房间,想聊聊心中所虑,不料姜侍卫先讲了起来:“你道这奶妈为何敢干这大逆不道之事?当皇上审问她时,你猜她说了什么?”

小沈子哪里知道,顺口问了句:“说了什么?”姜侍卫道:“刚说了一个字,‘七’,随即被皇上吩咐人拉下去砍了。”看看小沈子还是懵懵懂懂,姜侍卫解释起来:“七就是七王爷啊,皇上的大阿哥殁后,好几年没有子嗣,七王爷就想把自己儿子过继给皇上,以便将来继承大统。皇上始终未允,说过几年再说。现在有了二阿哥,七王爷眼见无法过继,便起了除掉二阿哥的野心。现在虽然证据确凿,但七王爷兵权在手,皇上不敢公然查问,所以只好装糊涂!”

原来如此。事情虽出乎小沈子意料,但事不关己,他也无心深究,就说起了慧妃的事。姜侍卫想了想,道:“以六改八的那页记录还在吧?改前和改后墨色不同,细心看还是能看出更改痕迹。你只要藏起这页记录,她想对付你,也有些顾虑。”小沈子听完连连点头,心道也只有如此。

过了几天,姜侍卫果然高升为侍卫统领,皇上还亲自赏了一桌御席。吃罢御席,姜侍卫回到侍卫房,接着是小沈子和一干同僚来贺,大家又一同吃酒。这酒直吃到半夜,姜侍卫的脸色由白变红,又由红变紫,小沈子瞧在眼里,还道喝太多了,忙和众人扶他休息。不料入手一摸,手脚已是冰凉。只听姜侍卫喃喃地说:“兔死狗烹——兔死狗烹——”竟然眼珠一翻,死了。

井底血诏

姜侍卫乐极生悲竟然醉死,小沈子好生悲伤,觉得宫内再没有可说话之人。但他始终想不明白的是,兔死狗烹是怎么回事?但形势已不容他细想,因为当晚,七王爷反了。

七王爷之反,他倒不觉得奇怪。奶妈虽然供出一个字就被砍了,皇上的意思是暂时不要撕破面皮,但七王爷可不这么想,与其被秋后算账,不如先下手为强,就派手下金将军统兵攻打皇宫。

大兵压境,宫廷里立时就乱了。太监宫女有逃跑的,还有抢东西的,小沈子收拾了一包细软,暗想还是躲过这阵乱兵比较好,就跑到后院一处枯井,踩着井壁的脚窝下去了。

这口井肚大口小,从井口往下看是看不到下面的动静的。小沈子正以为得计,却发现井底先有一个人,正笑微微地看着他。借着暗淡的光线一看,他吓得跪倒磕起了头:“原来皇上在,奴才这就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