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恐怖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博九】校园灵异事件

故事汇 时间:2018-04-24 作者: 财神
超超马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与其他学生一样,他每天忙碌于学校与家庭的两点一线间,但心中却有着另一片天地。每天在大连市一加二高中,二年十一班的教室里,都会看到这样的场景:老师在上面讲课,超超马在下面看着启超张写的故事,还要时不时提防着老师的眼睛。一加二高中是大连市一所普通高中,升学率少的可怜,甚至可以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就是这样一所高中,却有着比重点高中还苛刻的校规校纪。超超马因为一次没交作业,就被记了三个处分;那天我们班上的王晓免用手摸了实验楼前面的地球模型,后来,在也没有人见过他,听老班说他的学籍卡没了。真想不明白,才多大点事,学校就开除学生。
    说到一加二高中的实验楼,总是让人不寒而立。仿佛身上每一个毛孔里的汗毛都要立起来。实验楼一侧的楼梯是被校规严密封锁的,入校时冥顶光主任就强调过,那里的楼梯是绝对不许靠近的,冥主任还处分过私自靠近的学生。有人说,哪里的楼梯正常是十三阶,可是九点之后就会变成十二阶。但是没人验证过,因为每个学生都会在八点四十分的清校铃响起时被赶出校园,动作慢一点的就会被冥主任进行一番思想教育。难道,这些事之间存在这某种必然的联系吗?类似的传言还有很多,比如实验室的水龙头在九点之后放出的水是红色的。哦,还有实验楼门口的地球模型会在时钟流过九点的瞬间旋转180度。诸如此类的传言还有很多,可是都没有得到认证。不过,有一个人说家乐福有买老虎没什么,有两个人说家乐福有买老虎也没什么,可要是有第三个人说家乐福有买老虎,那沃尔玛就要急着进货了。
    这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学生都觉得很放松,纪律格外涣散,超超马更是把笔记本电脑带到学校。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一加二高中突然少了什么。哦,对了,这几天好像冥主任没来。冥主任是我们班的生物老师。今天的最后一节晚课课就是生物。老班说冥主任没有请假所以没法调课。也就是说,我们有一个半小时的自习课而且没有老师。超超马在用他的笔记本电脑上网,他在某贴吧看到一则鬼故事:说是A校有不干净的东西每当十五的时候学校门口的鲁迅像的眼睛就会动,所有教学楼都会停电,楼梯会从原来的13阶变成14阶,实验室的水龙头放出来的水会变成红色,还有1楼尽头的那个厕所只要有人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这该不会是根据我们学校改写的吧?【博九】超超马还提出:“趁今天主任不在,我们放学去实验楼调查一下怎么样?”我不以为然,但我的同桌小白却很感兴趣。我们三个约定8:50在实验楼门口集合。一放学我就和小白直奔实验楼,跟这一起来的好有我们的班长。【博九】班长叫薛宜,是个十分“可爱”的女孩儿,一张如芙蓉姐姐一般精致的脸,前几天染了头发,看上去年轻了十岁。她是小白叫来的,也不知道小白是怎么了,堂堂的年级第一竟然也对这样的事感兴趣。而超超马则保持他一贯的风格,8:50他准时到了。
    “现在是8:50,我们是不是要等十分钟看看模型会不会动?”薛宜问。“笨蛋,先记下来模型上没个部分的方向,出来的时候看一下变没变不就行了吗?”小白不亏是年级第一,虽然这个我也能想到。模型上的亚欧板块正对这实验楼,右边是太平洋板块和非洲大陆正对这操场,亚欧板块的左边是向着实验楼一侧的窗户的大西洋板块和美洲大陆。记录下这些,我们就前往实验楼。实验楼是10年前建的,正门左右给有一个好像西方建筑的装饰品,上面早已被植物的藤蔓缠绕,到有积分空不的色彩,真叫人兴奋。如果这里不是被传言所笼罩,那到是个学哥学姐们谈恋爱的好地方。现在,到使我没几个闲着无聊的学上打发时间的行为更像一次探险。
    可能是时间太久了,实验楼的门显得很沉重,我和超超马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它推开。难怪每次在学校看见实验楼的门都是开着的。进来之后,我们第一个目标是便是生物实验室,超超马和小白争着打开水龙头,我的心悬了一下。回想起今天晚可上超超马看的那个故事,最后大开水龙头的那个人死在了厕所里,如果是真的,他们两个不是在争着死吗?和故事里相同的一幕还是出现了:水龙头里流出的水是无色透明的。“啊!”我不禁叫出声来。不过我真是傻,水不来就该是无色透明的,郁闷!“真没劲,看了根本就没有什么鬼怪,传言都是骗人的。”废话,本来就没有什么妖魔鬼怪的,再说,是不是鬼怪作祟,要等明天看看你是不是还活着才能知道。接下来,我们欣赏了一下实验室的瓶子里用福尔马林泡这的画画绿绿的标本就离开了。
    下一个目标:实验楼被禁止使用的楼梯,一到那我们都下了一跳,我们发现那里一直摆放这一个人体骨骼模型。模型上沾满了灰尘,应该放在这里很长时间了。我们想来个恶作剧,就把它搬到实验楼平时都在使用的楼梯的相同的位置上,还数了一下楼梯的阶数,是13阶。这是当然的,又不是那个禁区的楼梯,当然是13阶了。我们有回到那里的楼梯,也是13阶。“什么吗!都是胡说八道。”超超马抱怨着。
    我们决定离开,可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听到楼梯傍边的阶梯教室里传出说话的声音,薛宜吓得叫出声来,小白急忙捂住了她的嘴。我们飞快的跑出了实验楼,绕到阶梯教室的窗外向里忘望,什么都没有,虚惊一场。我们回到教室,拿上书包。走到教学楼门口的时候,“你们几个怎么回事!都快8:50了,怎么还呆在学校?”糟了,被冥主任发现了!“老师,我们东西忘拿了。”超超马和薛宜一口同声地说。后来,我们被一番以“肏他吗的”为开头和结尾且贯穿全文的思想教育之后离开了学校。“啊!忘了件事”超超马大惊。“what?”小白问。“忘了校对地球模型了,走,我们回去看看。”“算了吧,要是再被他看见,还不把薛宜衣服扒了。”我们都知道了那些传说是假的,谁还会傻傻的相信。
    还是担心网上看到的小说会在现实中重演,我整夜都没睡,也不知道他们三个怎么样了。第二天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开来一切都会恢复正常,到学校去向大家澄清传说的事。我们四个本以为第一节生物课不能上,利用那个时间向大家说我们昨天的壮举,可是谁知,是八班的生物老师为我们代课,郁闷。我们排队往实验楼走,上楼梯时,我们四个在想:他们看到那个骨骼模型的时候会有什么反应。可是,有反应的却是我们四个,因为那里根本没有骨骼模型。也许昨天不只是我们几个来这里探险吧。进了实验室我们四个惊奇的发现,模型出现在了实验室的墙角上。下课之后,我们四个留意了一下那个模型,超超马从模型下面捡起了什么。【博九】是张学籍卡,更让我们大惊失色的是:姓名栏里的三个字——王晓免!在看看那个骨骼模型,是正的人的骨骼,王晓免也就这么高吧。我们很快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看一眼那些标本,好想都变成了血红色,天那,那是人的内脏。怎么会有这样的标本。还有更恐怖的,一个超大的瓶子,人的头颅泡在福尔马林里。那张脸……那张脸和超超马手里的学籍卡上的照片一模一样。回到教室里,其他的同学还都和平时一样在座位上说笑,甚至没人发现那些标本的异常。回想起来,昨天我们居然遇到了冥主任,他应该不可能出现在学校。他说的那句“你们几个怎么回事!都快8:50了,怎么还呆在学校?”也很另我们意外,8:50我们是我们实验楼门口才对。还有那个地球模型,虽然想在仍是亚欧板块对着实验楼,可是,和我们记录的对比,那时的模型上,各个板块的排列是错误的。而这一切,似乎没有谁知道,我们也没有再见到过冥主任。[!--empirenews.page--]